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蔺靖/重生性转】乍见之欢

【蔺靖/重生性转】乍见之欢

题目释义:指刚见面的快乐,往往为后面久处之乐铺垫,这里就取字面意思,刚认识时的快乐。

时间轴遵照原著,及《琅琊榜所有事件时间表》

不确定会不会有后续

先婚后爱夺嫡路,ooc言情

设定是女子也可以登基,但是想夺嫡就不得嫁,只能娶的世界观。

私设可以上天。

明天进入复习期开始消失,所有文都等暑假再说

————

初平六年三月三。

先帝七皇女,废庶人萧景琰殁于幽所。

这位在故祁王事后一度握有兵权,险些位登九五,以致被新帝耿耿于怀的皇女终于弃世。

这也宣告在梁武帝萧选一朝,从先祁王因事被废开始,一直到新帝初平元年登基为止,这场夺嫡大戏,终于落下了帷幕。

皇宫永安殿。

初平帝正高踞上首,一个小太监战战兢兢地伏在地上禀报,不敢多看这位九五至尊的容颜。

“禀陛下,庶人萧景琰殁了。”

他没有听到上首帝王的回答。

只有一支笔落在了地上。

从深沉迷蒙的意识中睁开眼,萧景琰自觉有些在做梦。
被幽禁六年后,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去了的,可是,一个死人又怎么能感受到温度呢?

她略抬一抬头,就看到自己正身处洗浴的殿内。

几个侍女正围着她。

这几个宫女是在侍奉萧景琰洗漱。

乌黑的头发从盔甲中解开披洒出来,被宫女用混着桂花清香的水轻轻洗净。满是风尘的兵甲从身上解下,并不像其他女子一样白皙光洁的躯体被热水掩盖。

萧景琰她没有动弹,只是静静享受着宫女们的服侍,感受到那股幽禁中的幽寒似乎已经被抹去了,及目望去也不是狭小幽闭的禁所,而是大梁豪奢的宫廷之中。——梁帝萧选好奢华,宫殿修饰的都华美富丽。

她合了合眼,不言不语。

手指在手心掐出用力的痕迹来。

要按照她以往的性子,她可能就这么直白的表露出奇怪了,可是她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个执拗疏朗的萧景琰,而是那个被幽禁六年后在禁所已经死过一回的萧景琰了。一个人在遭逢大变之后,哪里会还是原本的样子呢?陈阿娇或许都会变得宛若卫子夫,她如今这样,也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所以萧景琰只是静静开口道。

“怎么就这般兴师动众了?”

一个宫女大着胆子回她的话,“您看呢七皇女,您刚征南诏回来,陛下很是高兴,决定给您开个宴,可不得洗漱打扮打扮?”

萧景琰努力了好久才克制住没有惊叫出来,她用力在水里头掐住自己的手臂,克制住那股惊慌失措。

一点有点猜测但总觉得是无稽之谈的想法居然就变成了现实?

南诏,晚宴,这几个词在脑海中交织成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

她记得这件事,怎么会不记得呢?

贞平二十五年,长兄祁王事后的第三年,她为了避开朝中猜忌在外东征西讨,终于平定了南诏后回京陛见,可不就是在这里洗漱更衣么?

这时,她还是风华正茂的二十一岁。

距离她死去的初平六年,还有整整二十二年。

在自以为死去后,睁眼居然回到了二十二年前?!

萧景琰少女时也读过几本神怪志异,对于借尸还魂之类的事也不是不晓,可是如今,这又算是什么?

庄生晓梦迷蝴蝶?

可若只是梦一场,梦里她在禁所的那六年又是如此的刻骨铭心,又怎么可能是梦?

淡淡的桂花香气缭绕在鼻尖,那些种种苦痛,隔着这香气,恍若隔着梦境时光,居然有些看不真切了。

萧景琰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任由宫女们给她擦净了身上的水,披上里衣,正要给她穿上华美的宫装时,萧景琰才醒过神来。

“换骑装。”

宫女们素来知道这位皇女的性子,最是不爱做女子装扮的,拗不过她,只好拿了一件鹅黄缎子的骑装,虽说是骑装,裤摆却宽松,锦缎迤逦而下,如同曳地的长裙,腰间一段系带,饰以珠玉,环佩琳琅。

萧景琰微微沉了面色,“我说过的话呢?”

宫女们大着胆子回话,“七皇女,晚上陛下要开宴,您好歹装扮一番,不然陛下又会生您的气的。”

她终于还是穿上了这件华服,感受到自己的锋锐,自己的硝烟,尽数被这件衣服柔软的面料掩去,于是她变作了一个看似正常的宫廷女子。

没什么,萧景琰想,只是一件衣服的事,并不值得再争辩。

而且,她终于露出了重生以来第一个笑影。

这个时候,还来得及,一切都还来得及,她还是那个虽然不受皇父宠爱却握有兵权的皇女。她还并没有因为算计结果应下了虽然终究没有成功但还是答应了的嫁人成婚,以至于丧失了争位的先决条件,甚至——

母亲还没有因为担心自己,郁郁而终。

长兄的冤屈,终究还是没有洗雪。

她的未来还没有定。

充满希望。

正好,萧景琰的眸光流露出一抹踌躇满志,今晚的晚宴上,正好来得及做一件事。

一件特别要紧的事。

评论 ( 6 )
热度 ( 96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