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存档/赵启平&明诚】One Night in 1941 (fin)

继续存档,赵启平&明诚水仙向,火炬木双上校au 私设OOC

————
One Night in 1941

赵启平踏入这间废旧的建筑物时,就敏锐地觉得有些不对劲,四下打量了一会,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难免有些后悔起自己为什么要因为担心迟到而走这条近路。

他留心扶着墙往前走,按理从这个后门出去,就应当是医院后头的那个小巷了,然而此刻,他转过这个墙角,就连大胆如赵启平,都目瞪口呆地愣在了原地。

就好像黑白画质突然染上了彩色一样,墙上褪色的画报,标识变得鲜活而绚烂,破旧的建筑也瞬间变得华丽而奢侈,像是一下子被仙女施了法术。赵启平侧头看过去,一张半挂不挂的日历上艳丽女明星正冲着他搔首弄姿。

公历1941年1月30日

“我的老天。”赵启平低呼了一声,才维持住了镇静的面色。“如果不是我做梦,我应当是,穿过了时空缝隙。”

再往前就是一群穿着民国服饰的男男女女,灯红酒绿,赵启平庆幸起自己今天的穿着并没有太过显眼,他随手抹了几下头发,使得自己显得不是那么的……过于看起来不像这个时代的人。打扮得当后,他才显出礼貌性的笑意,步入了向前的灯红酒绿中。

他住了脚步,低沉清润的嗓音在耳边夹着热气响起,腰部被紧紧圈着带着赵启平向偏僻角落走去。

“劳烦,帮个忙。”

直到被大力地推在楼梯间,赵启平才看到身后那位先生的模样。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

但又是完全不同,这个人,即使看似圆滑,八面玲珑,骨子里也像是一把利刃,锋利,尖锐。

赵启平突然笑了。

“敢不从命?”

在和宴会上的人应付了几句后,赵启平装着不胜酒力的模样闪进了洗手间,他对着镜子看自己,笑起来,仿佛是自己,又像是那位先生。

不一会儿,那位先生也闪身进了洗手间,狭小的空间挤进两个高大的男人似乎一下子也小了许多,以作为一个医生的敏锐,赵启平伸手环住人的手,把人拉近,严厉地开声。

“你受了伤?”

那个人面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低低喘息着,圆润乌黑的眼睛沁着水光,赵启平压低了声音。

“你得赶紧去治疗。”

“走不脱。”像是验证这个人的话,脚步匆匆的动静自外头传来,而后是嘈杂的声响。

“里面可是明秘书长?”

赵启平看着扶着自己手臂站稳的人,或许应当叫他明诚,凑到人耳边低声。

“这回,你得听我的。”

说着赵启平提高了声音。

“是我,怎么回事?”

“李先生,被刺杀了。”

外头人听着洗手间里传出的暧昧动静停了,询问人看着洗手间门被打开,这位新政府秘书处的长官英俊的面容上染着情色方歇的神色,唇上也带着不正常的红润,怀里半扶半抱着一个人,衣服半解,暧昧又情色。

“李先生没事吧?”明秘书长提高声音询问,焦急又无措。“劳您和各位长官说,我打理打理仪容,就立刻过去。”

他话语有些意味深长,卫队也了然地点头哈腰。

“是是,您请。”

门再次关上时,不知是否错觉,卫队长似乎看到了明秘书长怀中那位“佳人”的眼睛。

深黑。

听着脚步声走远,赵启平才松开了怀中的明诚。

“抱歉抱歉,我是情急之下。”

“没事,我知道。”明诚抬头笑了笑,虽然还带着虚弱,却已经能看出好了些,伤处也没有再渗血。

赵启平突然想笑。

自己是何德何能,居然能够参与进这样一件非同凡响的大事之中。

1941年1月30日。

汪伪调查处专门委员李明达被军统方面刺杀。

明诚对镜打理了一下仪容,赵启平站在一旁看着他,他压着把手就要旋开门出去,赵启平突然升出一股冲动。

他向前两步,将自己嘴唇又一次地印在了刚刚触碰过明诚的唇上。

“再见。”

他感觉唇上的触感渐渐消失,这一切的景光消失在了面前,眼前又是七十余年后的破败。

赵启平从破旧的洗手间出去,唇上属于另一个人的温度还残留着,所有的种种,已经被时光掩盖。

他刚吻过的男人。

已经永永远远被留在了历史里。

相隔七十年。

——fin——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