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古代宫廷AU】棠棣 之 初逢

是谁在tag说过楼诚和四十三有点像来着?于是尝试使用一把用四十三的模式与梗写几个片段,随时可以完结。

预警:有妻有子不双洁,按照封建时代设定的君臣向真爱。

文前备注

长治:明楼在位的年号,世宗为庙号

永定:明楼之父的年号

穆王:明诚的封号与王爵,昭为谥号

敬贤:明楼的皇后,路人妹子,不影响感情

宁王:明台的封号与王爵,恪为谥号

————
初逢

[破事论坛]李涛长治帝的真爱到底是谁

1#

陪母上看了几眼《长治大帝》,觉得演皇后的妹子真好看,他俩感情剧里看着也不错,于是跑来问一下历史上他俩感情如何?还行的话我就嗑了,如果一般,那李涛一下他的真爱?

2#
lz你先排除掉他二弟我们还能聊

3#
ls+1

4#
真爱?还用说肯定是他亲亲二弟啊。
……

12#
《长治大帝》里的皇后,是敬贤皇后?哦她的话妹子历史上待遇不错,也算尊敬,后来做皇太后时也挺受孝顺的,但ls们说的没错,讨论长治的真爱,一江山,二就是他家二弟了。

13#LZ
咦?怎么说?

14#
来来来看我安利脸,这两人简直就是互相控的典范。他二弟你应该也熟,穆昭王明诚,长治的全能好帮手,真爱程度我给你甩几个史料?

一、自小养成
明诚他史料记载幼年苦兮兮,他母亲不受永定帝宠爱,结果这女人就脑袋变态虐待儿童,然后被长治帝明楼发现了,他当时就救下了弟弟,还表示我一定要把弟弟养成栋梁之材,so,一场养成就开始了。长治自己在书里夸的,说“诚弟自小相厚,躬亲抚养,亲授诗书弓马而教养成,无所不精。”


「正文」

永定十八年的夏,燥热燥热的,太阳白的晃眼睛。大家都不敢在外头站着,有人说地上烫得都站不住脚。年方九岁的皇长子明楼从学里下了学,顶着一头热汗往居处赶。

他身量已经有些显出来了,眉目英挺,只是还带着些年少稚嫩,唇紧紧地抿着,额角一点薄汗,脸上通红。刚一进他住的承天殿,就看到长姐信阳公主明镜迎了上来。

“天爷,你这是怎么搞的,一头汗。”明镜一见他,就张慌担忧地喊出了声,“阿香,拿帕子来,你瞧瞧他,这幅样子。”

明镜的宫女阿香边笑着边递过了帕子,“可不是公主,大郎这样像从水里捞出来的。”

明镜被逗得吃吃一笑,把手里帕子给明楼。

明楼知道因为母亲谢皇后早逝,明镜姐代母职,对自己总是关怀过度的。承了姐姐好意,他接过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汗,又在明镜要求下被侍女服侍着换过了衣裳,才道。

“没事姐姐,我就是练骑射出了汗。”

明镜皱起了眉,“这么个天气大师傅还要你们顶着大太阳练骑射?哪天我同阿耶说去。”

明楼赶忙拦住了明镜,“姐姐,学问总是要耐得住苦头,我受得住。”

明镜又看了他好几眼,好容易才放过他。

明楼陪着明镜坐了一会,用了一碗冰湃过的冰果子,又细细地看了一卷书,正巧抬头,就看到明镜在忙,不由好奇地问了一句。

“姐姐,这是如何?”

明镜因笑道,“你忘了,阿耶那个桂才人,去岁说是有了身子,差不多也该生了。我可不得吩咐人备好奶妈子和稳婆?”

明楼这才恍然大悟,去年,永定帝幸了一个宫女,谁不料竟有了孕。永定帝因为子嗣不丰,也就不顾这个宫女是掖庭下女,犯官之后的出身,封了个才人。但也毕竟这个女子除了算是齐整的样貌也没有可取之处,所以并不受宠爱。

正说着,就看到一个内侍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大声道。

“公主,桂才人发动了。”

明镜唬了一跳,掐了几把虎口镇定下来,吩咐道,“吩咐稳婆过去,太医也叫几个,然后把热水备上。”

她边说着,边想着什么,好半天,突然下了决定,“我帮阿耶管着内廷,我过去守着。”

明楼一听,觉得不好,出声劝她,“姐姐,你也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家,怎么好意思去守着人生孩子。”

他这么说着,又看到阿香正垂头在下面候着,出声喊她,“阿香,你去粹宁宫,看看德妃在不在,托德妃去守着。”

德妃是永定帝的妃嫔,虽然名列四夫人尊位,却没有子嗣,也不得宠爱,整日里除了念佛就是拜神,最是一个淡泊无为的性子。只是如今权衡利弊,她是后宫高位妃嫔,生孩子又不能让明镜一个少女去看,只得托德妃了。

阿香听明楼他说完,赶忙应了一声,就往德妃宫里去了。

明镜急道,“明楼,德娘娘那个样子,怎么敢放心托她?不如还是我去吧。”

明楼劝她,“姐姐,德娘娘不行,也还有韦昭仪,宋婕妤她们,怎么就轮的上你这个还没下降的公主了?你若是实在不放心,等孩子生了,我帮你过去看看就好了。”

他话一出口,也觉得是好主意,不等明镜反应,就急匆匆往外走去。

“正好阿姐,我也想看弟弟,我去给你看——”

明楼三步并作两步的,也没等内侍仆从,就自己一路到了桂才人的清波殿。

刚一走近,一声凄厉地呻吟就吓了他一跳,禁不住就倒退了两步,谁料踩中一支树枝,发出了清脆声响。同侍女立在殿门口的德妃惊讶地看过来。

德妃看见明楼,也吃了一惊,“大郎怎么来了?这里不当是你来的,回去吧。”

明楼一笑,冲德妃行礼,却并不动作,“德娘娘,我就是想看弟弟。”

德妃责怪道,“你这孩子,女人生孩子哪有这么快的,你才多大?身子骨弱,别站坏了身子。”

明楼却不听劝,执意要等。德妃没法,吩咐人给明楼找了一个阴凉处让他坐着,又要内侍给他上茶。明楼看她忙的团团转,心生不忍,道。

“德娘娘,我可以的,您只管守着弟弟罢。”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阳也渐渐落了下去,房间里的嘶喊呻吟由清晰变得沙哑。明楼越来越坐不住,手里的数珠数了不知道多少遍,看着房里来来回回进了多少人,换了多少热水,德妃也踱了不知多少圈。

等到月上中天的时候,一声响亮的哭声传了出来,一个稳婆笑吟吟地抱着一个襁褓走了出来。

“娘娘,你瞧,这个小皇子多白胖啊。”

明楼正在昏昏欲睡,一听这话就清醒了,当下跳了起来,径直蹿到稳婆面前,凑过去看这个襁褓。

金黄襁褓里,一个小婴儿正在熟睡着,偶尔吐着泡泡。

咦?少年皇子迷迷糊糊地想,这么小,这么软,眼睛都还没睁开的,就是弟弟了?

明楼隐隐约约有点失望,脑子里勾画的英俊潇洒的弟弟形象被这么个小团子取代,他有些不敢相信。

稳婆不敢违背这么位身份尊贵的皇子,只好一脸提心吊胆地看着明楼在那打量这个婴儿。

明楼大着胆子,伸手小心翼翼地触碰了这个婴儿的面容,那样软,他连用力都不敢,感受到一股热气顺着他们皮肤相触的地方上升,明楼忍不住低头在这个小婴儿的脸上亲了一口。

软软的,滑滑的。

明楼试探着咬了一口。

“哇”小皇子实在受不住兄长的这样动作了,从熟睡中惊醒,扁扁嘴,哭了出来。

奶娘稳婆赶忙抱着孩子哄了起来,小皇子在襁褓里扑腾,一点也没有给兄长面子。

明楼被吓住了,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德妃看他样子好笑,拍了拍明楼。

“你瞧瞧,你这孩子,怎么就戏弄起弟弟来了呢。”她说着又叫来一个内侍,“你呢,麻利些,去同圣人报喜。”

明楼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奶娘抱着襁褓就要进去,小皇子在襁褓里扑腾哭嚎,这时候却正抬起头来,一双虽然还朦胧却已经乌黑透亮的眼睛正巧与明楼的对上。

他的心突然就落了地。

我有一个弟弟了。明楼想。

他笑眯眯的出神,弟弟应当叫什么名字呢?一个明悟突然跳进了明楼的脑袋。

“明则诚之,叫诚如何,恰好和自己一对。”

他这么想着,也就回过神,忙不迭又向外跑去。

“大郎,你这是要去哪里?”德妃刚吩咐完人,就看到明楼往外跑,惊得问他。

明楼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去找阿耶,说我给弟弟想好名字了——”

德妃失笑,忍不住同一旁大宫女道。

“你看大郎这样,可不是天定的兄弟缘分?”

——本章完——

评论 ( 17 )
热度 ( 92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