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性转】宫斗故事番外之 长安 03 (完)

番外 长安 03

可算写完了

————

许婕妤是个娇小白净的姑娘,因为父兄能干,进宫就是九嫔,虽然不受宠,却也没人敢慢待,这次有孕,倒是意外之喜了。

明诚说给明台要去慰问也不是假话,送走了明台,他就带着一队宫女捧着礼品药材浩浩荡荡地往长杨宫方向去。

长杨宫位于内廷东南,朝光甚好,进门是一池清波潋滟的荷塘,明诚还来不及欣赏什么景致,就发现远远看过去,皇帝正立在走廊,前头站着一个鹅黄宫装的娇小女子,正同皇帝说着什么话。

皇帝面色沉静,无悲无喜,听得却认真,即使知道由头,明诚看的心头也不知为何地堵了一堵。

一个宫女问他要不要去通报,明诚又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才道。

“你把东西都交给许婕妤的大宫女,咱们回去吧。”

皇帝似有所感,朝着明诚方向看了过来,明诚吓了一跳,也顾不得旁人,转身就要走,才走了没几步,皇帝就在后头抓住了他的手。

“你且等一等。”

明诚心里头憋着一股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气,也不耐烦同皇帝应付,随口道。

“看许婕妤的样子,还有许多话要说,您也得听完才是。”

他也没等皇帝回话,用力挣脱了皇帝的手,闷头朝着立政殿走去。

皇帝愣了愣,很快,却显出一抹笑意来。

明诚不太爱生气,他素来信奉一句话,有生气的时间,还不如去把事情解决了。然而此时此刻,他挥退了所有宫女侍从之后,却觉得不知道该如何纾解这股怒气。

随意翻动着找来纸笔,对着桌案上《道德经》抄写了几句,却只有字迹凌乱,一看就心中不静。

又看了字几遍,明诚干脆把纸揉成了一团,正想扔进纸篓,却看到眼前出现一片阴影,抬头看,皇帝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心中大窘,口中却不肯服输,道。

“您怎地来了?”

皇帝笑道,“实在不知家中内子竟有房夫人一般人品。”

明诚咬牙切齿,气得肺管子疼,“是啊,如此悍妒,实在不合妇道,不如早些休了干净。”

他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可却没有显出来,一双眼睛不服输地盯着皇帝看。皇帝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明诚越来越怯,皇帝却动作了,他伸手抚了抚明诚的额发,面色微霁,道。

“傻阿诚,你想些什么呢。”

他说得又是无奈,又含着三分溺宠,好半天,皇帝伸手揽过明诚,说得是那样的一字一句。

“你担心什么?”他握着明诚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底下心跳一下一下。“这里只装着一个人,怎么可能装得下第二个?”

明诚抬起头看皇帝,两双眼睛对视着,仿佛有着千言万语。

“许婕妤……是我手底下人。”皇帝突然道,“我手底下有支暗卫,叫鸿鹄,许婕妤就是负责监察内廷的鸿鹄头领,同时负责与三郎他们联系……她是三娘的嫂子呀,你竟没有看出么?”

明诚嘀嘀咕咕,“所以你要我帮忙,就是这个?”

皇帝点点头,“对,若是个男孩儿,当然是留给三郎,但若是个女孩儿,就得麻烦挂在你名下。”

他说着伸手又安抚地拍了拍明诚,“没事了,别想那么多。”

皇帝的目光是那样的无奈,却同时又是那样的包容,那样的深沉乌黑。

明诚抬头,以唇封住了皇帝的话语。

难分难离。

(原始设定这里是该滚炕的,长安也是两人滚炕产物,然而想到三娘,还是算了)

正章十六年四月,中宫有孕。

正章十七年正月十五,皇长女长安公主生于太极宫。

正章五十五年七月,长安公主从永州归来,一进宫就去拜会了已经有些年迈的父亲。

正章帝年纪上来,也不爱在内廷,常年在京城郊区的好山园静修,长安一进园,就看到皇太子明瑜正从里面出来,看见长安,恭恭谨谨地向她一拱手。

“皇姐。”

长安微微一笑,她虽然已经是快不惑的人,面容却依旧恍若二十许人,听正章帝说,她的容貌承袭了生母先皇后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此时一笑,更是英秀如画。

“大郎,阿耶还好么?”

太子面上染上了一丝郁郁,“刚用过药,阿姐去劝阿耶好好休息一会。”

长安也没有心思多做寒暄,只说了几句,就径直进了园中正房。

正章帝今年已经有六十的年纪了,发丝有了些斑白,只有那双眼睛还深沉乌黑,能看出些先前的英挺俊秀,看见长安进来,他也没让长安行礼,只是道。

“含娘,快过来看,你看阿耶的字可有些长进?”

长安凑近一瞧,皇帝写的是一句“可怜两地隔吴越,此情唯付天边月”,字体清新,不由赞道。

“阿耶的字总是好的,只不知这诗……”

皇帝面色淡了淡,道,“是你阿娘说的,我记着好,就写了。”

长安心中一堵,她心知父亲所说的是自己的母亲,而不是那位她也没有印象,却被传闻父亲眷爱的继母昭懿,心中也是怅惘。想着昭懿,长安不由道。

“阿娘既已……阿耶何不上谥大葬?”

她问的小心翼翼,皇帝却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只是又涂了几个字,道。

“近来频繁梦见你阿娘,想来是大限到了,也好,总算可以见他……”

长安听着不好,皇帝这话处处是不详之音,只是想劝,又不知如何劝,只能听着皇帝继续道。

“瑜郎我细看了十几年,性子不坏,也同你好,我去以后,也不担心了……”

“阿耶!”长安泪流满面,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别哭,朕冲龄登基,至今已有五十五年,可以说古来帝王少有及得上的……一生也算做了些事,只是……有一事大恨…”皇帝放了笔,说得平淡,“早失爱妻,这会也好,总算等到了……”

他目光定定看着长安的面容,仿佛看着时光阻隔之外的另一个人。

这一生这样的长,可我总算等到了你。

正章五十五年八月初,正章帝明楼,崩于长安好山园含元殿,年六十。

——全文完——

注:男孩不能放在皇帝名下是因为毕竟有前朝血统,会影响皇位继承,女孩放在皇帝名下,是为了钳制三郎二人势力。

注2:把原设定的滚炕加在这里好了。

「明诚抬头,以唇封住了皇帝的话语。

难分难离。

他伸手抓住皇帝要向下的手,说得严肃,我的身体是……

皇帝吻住了明诚的指尖,我知道。

灯火熄灭,衣服窸窣落地。

大罪已成。

无法超脱。」

总算写完了宫斗故事全文,让我们下个故事再见。

评论 ( 21 )
热度 ( 76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