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性转】宫斗故事番外之 长安 02

番外 长安 02

感觉并没有写多少,忙昏头一个阿紫

番外坑不算坑吧……?

————
02

一方蒲团,一尊三清像,一点线香微微燃烧。

明诚盘腿坐在蒲团上,慢慢地一点一点敲着木鱼,时不时地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抓了几个梅子吃。

明台靠在边上的榻上坐立不安。

“阿诚哥,我心里慌。”

明诚气定神闲,微微一笑,仿佛佛祖拈花一笑。

“明台,你心要静,瞎操心什么呢。”

明台不开心,“阿诚哥,你对着三清敲木鱼,也不怎么正常好吧?”

明诚抬起眼皮用余光鄙视他。

“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教本来是一家。明台,你着相了。”

明台懒得理他,“阿诚哥,有一个大阴谋盯着你,你居然不担心?”

明诚眼皮都没有动一下,“没什么可担心的,不若你想想今天是什么时候?”

明台开始掰手指,“正章十六年四月二十七……没怎么特殊啊。”

明诚很是嫌弃,“要满足明年正月十五出生的话,长安差不多该怀上啦。”

明台目瞪口呆,“阿诚哥,可是你就算你再能干,也生不出一个屁来吧?”

明诚道,“明台,你从哪学的,说话怎么这么粗俗?”

“啪”地一巴掌打在桌上,明台顾不得手疼,差点想抓起自家哥哥晃两下,“阿诚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这些?”

明诚笑,“孩子这种事,想太多我们也是不知道的,至于我现在这样,我也是不想的,只是我们再操心,一时也没有办法,所以干脆不要想那么多咯。明台,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去找人给你下碗面?”

说话间一个侍女进来换香,正听见明诚说话,偏生又只听到“下面”云云,大着胆子开口。

“殿下,您是饿了?我下面给你吃?”侍女说着有点委屈,“我说错什么了,您笑什么呀?”

三郎从宫外悄悄进了宫,在路上就听这个眼线,那个探子汇报了皇帝找他究竟是要做什么,皱了皱眉头细细想了想,三郎看着仪仗要进入皇宫时,开口吩咐。

“先去拜会皇后。”

他没见着明诚。

因为明诚正在和皇帝说话,皇帝立在落雪梅花屏风前,身姿俊挺,一件锦袍修隽如画。

明诚还来不及欣赏一下,就听皇帝开门见山。

“那个太医是长姐的人,你莫操心了。”

明诚大皱眉头,“她这是做什么啊,整天盯着我?”

皇帝微微一笑,“同巫蛊大概一回事吧,莫忧心,长姐没有恶意,只是还是没放弃把你抹掉身份的想法。”

明诚觉得肝疼,“你同她说了呗,她总这样,王母也没这么锲而不舍吧。”

皇帝失笑,“别胡说,长姐也就是担心。”

明诚拍桌子,“可我们做什么了吗?不就谈谈恋爱?何况有我们这么谈恋爱的吗?纯情的就拉拉小手,放我们那别人得说性冷淡。”

皇帝听不明白,清清嗓子要明诚冷静。好半天,明诚才听皇帝道。

“不过正好,借着这事…我有一件事求你。”

明台看着明诚在宫殿里忙忙碌碌,叫着侍女收拾了缎子又收拾药材,明台莫名其妙,道。

“阿诚哥,你这是做什么?”

“送礼呢。”明诚头也不抬。

明台奇道,“送什么礼?”

明诚道,“许婕妤有了,我得去慰问一把。”

明台愣住,“有……有什么有?”

他说着突然就反应过来,开始撸袖子,“阿诚哥,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找他算账。”

“他们这些封建统治者,最是骄奢淫欲,始乱终弃,无恶不作。”

“你看他那脸,从头到脚就写着花心两个字!”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72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