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性转】宫斗故事番外之 长安 上

番外 长安

其实在初始设定里,他俩还是滚过的,但想到对不起三娘小姑娘,还是算了。

上课,只码了一半,下午或晚上放下

————

紫檀木案几上,一线苏合香,金盏玉台盛着杨枝甘露,幽幽吐露着芳馨。

明台闯进立政殿时,明诚正在犯胃病,脸色刷白,吐得天昏地暗。

几个宫女正边给明诚锤背,边给他喂梅子。明诚吐过一道,用清水漱了口,才有心思来招呼明台。

“你是没事做了吧?整天往我这里跑。”

明台伸手在果盘里抓了一把玫瑰瓜子,咔蹦咔嘣剥得开心,一边在椅子上瘫倒口齿不清道,“没事阿诚哥,我一人在外头别提多无聊了,找找你还能聊聊天,说说话。”

明诚伸手拍他。“得,感情我就是陪你玩的。”

明台又吐了一颗瓜子壳,才笑道,“再说了,不是有一句俗话来着……长嫂如母?”

明诚眼睛冒冷气,阴气森森从牙缝里喊出明台的名字,“明台?”

明台识时务者为俊杰,当即闭嘴,“不不不,我是说您长兄如父,给了我在古代难得的无微不至的关怀。”

明诚道,“这才像话。”

他说着肚子里又一阵翻腾绞痛,忍不住就又捂了捂胸口,明台递给他一杯水,看着明诚苍白的脸担心道。

“阿诚哥,你这样不行,要不我去折腾太医,想办法搞出胃气止痛来?”

明诚瘫在银线拔丝架子床上哼哼。

“你有本事在一千年前的封建时代搞出西药,你就不叫明台,得改名爱因斯坦了。”

明台没计较,只是控诉,“这个旧社会,一点也不好,制度不先进,医疗水平更是落后,想当初我穿越,险些就要被治死了。”

明诚感觉好了许多,也有了心情陪明台说话,“唉其实也怪我,谁知道原主有胃病,我又多吃了点油腻。”

明台嘀嘀咕咕,“你这样我还以为你有了呢。”

明诚挑眉,杀气腾腾。

明台闭嘴。


明诚死命瞪着面前的太医,想要表现一把用眼神杀死人,明台拖着明诚不让他动手,压低声音劝他。

“冷静啊阿诚哥,他都五六十岁了你可别动手。”

明诚睚眦欲裂,“明台你放开我,你看看他,五六十岁的人了,一点长进也没有!庸医!庸医!”

太医摸着胡子说得一脸严肃。

“殿下,这确实是喜脉嘛,滚如流珠,脉丝细弱……”

明台示意宫女赶紧把这个太医拖走,他要拉不住明诚了。


明台用力抓着明诚的手,死命把他按在椅子上,明诚几次想站起来,又被明台按了回去。

“明台你放开我!”明诚发丝凌乱,手气得都在发抖。“封建社会就是落后!落后!!”

他骂得不解气,就开始摔杯子,“愚昧!落后!连个b超都没有就敢断定是喜!我可算知道沈眉庄的感觉了!”

他气得头也疼,胃也疼,心肝脾肺肾哪哪哪都疼,脸色发白地趴在榻上。

明台扶着他,神神秘秘看了一圈四周,确定周围没有人,才开口道。

“这个太医有问题。”

明诚咬牙切齿,“他都能给没夫妻生活过的人诊出有孕了,肯定有问题!还需要你说?”

明台道,“不,阿诚哥,你想,能做上太医的,肯定都是当时医术精深之辈,照你这么说,他非要说一个处子有孕,肯定有问题。”

明诚道,“是,特别有问题,他以为我是玛利亚呢?”

明台摇头,“不不,我的意思是,里头有阴谋,保不准是有人故意叫他这么做。”

明诚严肃了表情,“你的意思是,有人也要像对付沈眉庄一样对付我。”

明台点点头,凝重道,“就是这样。”他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开口问。

“等等阿诚哥,我才知道你对甄嬛传这么熟悉?”

明诚把明台打出了房间。


草长莺飞二月天,澄轩堂里,满目春色,一点绿意挂在枝头。

皇帝坐在案几前,面容凝重,仿佛结了千万年的冰寒。

一点灯火,一室茶香。

墙上装裱好的“曾经沧海难为水”字幅铁笔银钩,大总管梁仲春跪在底下。

“…立政殿叫了太医,说是喜。”

皇帝面色变了变,一抹古怪笑意挂上了脸。

梁仲春又道,“殿下大怒,被越王劝住了,两个人在里间呆了一个下午,至于说了什么,奴无能,没有探听到。”

皇帝站起了身,神色浅淡,青色衣袍衣摆翻飞,好半天,梁仲春才听皇帝开口。

“把事情压下,悄悄去把青城叫过来。”

“是。”

——未完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80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