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性转】宫斗故事番外之 昭懿

番外 昭懿

解释一下昭懿皇后是怎么回事w

————

越王在正章二十年的除夕家宴过后,被皇帝叫到了澄轩堂喝酒。

说是陪皇帝喝,其实从头到尾也就皇帝一个人在喝。他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酒杯,喝完一杯又到了一杯,眉目之间全是愁苦。

越王看得心中大恸,想要夺过酒壶又不敢,看皇帝喝完了一壶酒,他才叹息一声,夺过了酒壶道。

“大兄何必如此?”

皇帝看着越王,忽然就笑了出来,口齿含糊道。

“我明天会往平阳侯府上发下圣旨,是册贵妃的旨。”

越王疑惑,“方侯府上没有淑女,大兄这是……”

皇帝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突然道,“今天三郎带着三娘出京,你知不知道?”

越王一怔,好半天,也只艰难地笑了笑。

“怕是想着回去清修,毕竟二兄与……二姐也都不是红尘中人。”

皇帝只是苦笑,“你还有句没说,三郎是怕我看着三娘……尴尬。”

他语调怅惘,满是愁苦凄楚,越王听得眼见就要红了眼眶,刚想说什么安慰一下皇帝,却听皇帝又道。

“他也太小看我了……即使……是一个躯壳,三娘于我只是妹妹,又不是……他…”他说得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微不可闻。

越王看着皇帝落下泪来。

“我等不到他了……”

外头是烟花绚烂,房中是凄风苦雨,情字难解,情字难述。

皇帝似乎清醒了过来,继续道,“皇后……是不可能还留着的了,说驾崩的话……又得标明皇后名姓,三娘的身份毕竟不能细究…。

越王恍然的明白过来,好半天,他觉得一股涩然涌到喉间,酸涩难言。

皇后的躯壳还在,可自己……那位皇嫂又是确乎已经无有,所以皇帝决定生造一个人,来用这么一个虚无的名字,寄托皇帝对于失去挚爱的全部伤痛。

他的想法应验了,皇帝继续道,“本想着直说皇后驾崩,可是……再如何,此中毕竟还参着一个三娘。”那具躯壳再如何说,也是属于三娘的。

皇帝要一个完全没有夹杂别人的干净身份,没有横亘着其他分分毫毫。

越王了然,只道,“为何是平阳侯?”为什么要用平阳侯家中来构造一个……人?来为那位……皇嫂建一个寄托哀思的影子?

皇帝苦笑,“一来…是他们府上家风良好,二来,是……你没看过他家的那位小郎君罢,他同……那个人……有些肖似。”

皇帝的声音消失在夜幕中。

越王只是静静倾听,没有再说什么。

他心里知道,这只是帝王的最后一次失态,明天酒醒之后,就再也不会如此。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星梦压星河。


这天后,越王亲眼见证了正章朝的一场皇帝主导下的“造人”,他看着在皇帝的权威之下,生生造出的一个“姿容绝天下”的女子,一个“婉懿有令名”的皇后。其实这个“人”怎样的不重要,夸得怎样空洞都不要紧,因为越王心知,皇帝只是需要一个宣泄口,一个符号,来寄托他从二年前起,就一直压在心底,直到如今还念念不忘的,对于失去挚爱的伤痛。

皇帝借着这个“造人”的葬礼写“不意天夺挚爱”,借着这个“造人”的“逝去”,日夜悲哭——这是一场迟到了两年的伤痛。

皇帝大胆地借着这个“造人”,说“朕自遇尔,眷爱钟切,虽没不忘。”,又借着这个“造人”,把自己觉得最好的评价,最好的盖棺定论——对着那个人的,全部用了上去。

“乃册谥昭懿皇后。”

昭者,圣文通达也,懿者,美好也。

正章二十年元月,册平阳侯女方氏为贵妃。

三月,贵妃病笃,有司请立皇后,曰可。

四月初,后崩于立政殿,谥曰昭懿。

这就是史册上会记下的内容,而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真实的缘由。

等到正章一朝封存在史册,当事人都死去。待到后世,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平阳侯府的贵女,这位姿容绝天下的绝世美人,这位所谓正章朝的第三位皇后,从头到尾都不存在,她就是一个符号,一个皇帝宣泄情感的容器。

隐藏着没有人知道,但确实存在的帝王挚爱。

永不会有人知晓。

孝宗正和元年,新帝正和帝的生父越王明台带着王妃于氏要离京回越州就藩,要离开前,他的的笔记也正好编写完成,出于一种恶趣味的心理,他将笔记印刷成册前,在笔记中加上了这么一句。

“(正章)二十年,与平阳侯和诗,方侯成‘花甲之年忽得女’句,籍录于此。”

——番外 昭懿完——

评论 ( 23 )
热度 ( 92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