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性转】一个穿越的宫斗故事 22

WARN:性转宫斗OOC,悬疑狗血爱情剧

现代没有明楼,没有明楼,没有明楼说三遍!!!

————
22

她的话语一出,举座皆惊。皇帝手指握在扶手上,用力的几乎发白。

明诚被她的话定在原处,唇开合了几下,还是没有说话。一旁的皇帝看他一眼,露出一个细微的含着安抚意味的笑,明诚当下就安心了下来,准备看皇帝如何做。

皇帝语言淡淡,沉声开口。

“梁仲春。”

大总管正侍立在皇帝后头,闻言向前两步,躬身道。

“奴婢在。”

皇帝道,“你且把这人关押起来,明天让慎刑司的细细问。”

梁仲春应了,正唤人来,辽城长公主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本宫知道圣人是圣明之君,只是看这娘子似乎确实是有什么要紧事,圣人,不妨听一听。”

明诚被辽城长公主的话堵的一阵冒火,但心知这个时候要看皇帝施为,他自己是涉事人,实在不宜动作。

皇帝动了动手,十二重旒冕垂落下来,看不清皇帝的面容与神情。他余光看到辽城的面容,是胜券在握,踌躇满志,皇帝心里不由溢出了丝丝苦涩。

真不愧是长姐,说要动作就是当机立断,打得他措手不及。

他这样自诩聪明之人,在不做准备情况下,一时也不知如何。

皇帝道,“够了,莫要吵吵嚷嚷的,惊了各位长辈。”

他冲着宗令宁夏王寒暄了一句,“宁夏王兄,不曾受惊吧?”

宁夏王露出一个老神在在的笑,“多谢圣人关心,老臣无事。”

皇帝声音寒凉,一字一句都像是利刃开封。

“你……”他似乎忘了那美人的名姓,微皱了皱眉却很快又恢复原状,直接道。“因何求禀?”

那美人重重地磕了一个头,才道。

“妾告皇后有二大罪。”

辽城插嘴道,“你这女子,以婢妾之身告发主母乃是大不敬,可还要继续说?”

那美人道,“妾蒙受皇恩,不敢不说。”

“长姐和她啰嗦什么。”皇帝不是很高兴,“刘氏,你要告皇后什么?”

刘美人英勇无畏,大义凛然,“妾要告,皇后与旁人淫秽后宫,祸乱宫廷,此皇后罪一也。”

明诚突然觉得好笑,他心想,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还能享受一把甄嬛的待遇。

朝冠,重重朝服太过沉重,明诚只觉得被压的犯困,他从朦胧眼睛中看到皇帝露出一个讽刺的笑。

“有什么罪,也值得你说,若是越王……皇后是被朕派去看望的。”

刘美人露出一个无比惊愕的神情,不止她,在座除了长公主这样的知情人,包括明诚在内都是一脸愕然。

在这样一个男子无比注重尊严的时候,皇帝居然会说这样一条罪名“有什么罪,也值得说”,显露出这样明显的开脱之意。

辽城被苏女官服侍着用了一杯酒,才道,“刘氏,还有一条罪名呢?”

这问的是十足启发的意思了。

刘美人像是被辽城长公主这话启发了,她当即又重重磕了一个头,那光洁的额头此时已经是青紫一片。

她磕得那样用力,皇帝不由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他阖了眼又睁开,手指用力地捏紧手上的十八子手串。

“还有什么?”

“妾要告,皇后密谋以巫蛊咒魇宗室,此皇后罪之二也!”

石破天惊。

珠串崩断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皇帝的声音轻薄而威严。

“咒魇谁?谁来为你作证?”

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还带着哽咽,却说得坚定。

“妾立政殿女史朱氏,为刘美人作证。”

这个声音细微,却又重得让每个人都能听清。

朱徽茵不知何时已经跟着跪在了下首,说的笃信又坚定。

“妾作证,皇后以巫蛊,咒魇青城长公主。”

明诚看着皇帝沉了面色,仿佛眼中有惊涛骇浪,又仿佛什么也没有。那沉重的朝服压在明诚身上,让他仿佛就要喘不过气来。

朱徽茵是你的人。

原来你想动手废黜我。

这样的明悟让明诚只觉颓然,他还记得皇帝那样温柔和煦的笑,如今已经找不到一点相似的痕迹。

皇帝看着身边这个人,他还记得那天初雪之下,那个人披着梅花,衬着白雪红梅而来,含着笑意,仿佛比梅花还要温柔。

可如今他的神色却那样清泠,似乎凝着霜,又好像结着雪。

明楼不知道该怎么救他,他更不知该怎样同这个人解释

他是帝王,天下之君,万乘之主。

一念之间,几人富贵,几人落罪。

但,此刻,此时,他不知道该怎样救一个人。

不知道怎样才能在这样一个罪名下,向那个人解释缘由。

在这样一个折损过陈皇后,折损过戾太子的罪名下,救下一个人。

在这样一个废了王皇后,密谋过无数后宫女子的罪名下,解释自己的行为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皇帝闭了眼睛,再开口,已经是君临天下的气度。

“将皇后……关入宗人府,夺皇后金册玉印,无诏不得探视。”

皇帝看着那个人垂下头,是少见的大礼,重重冠服之下,压得这个人几乎是清瘦娇小,弱不胜衣的模样。

那个人的声音如同结了千百载的冰,刺骨的深寒。

“妾领旨谢恩。”

方才还说着以后,可又有什么以后可言呢?

——未完待续——

评论 ( 29 )
热度 ( 125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