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性转】一个穿越的宫斗故事 21

WARN:性转宫斗OOC,悬疑狗血爱情剧

现代没有明楼,没有明楼,没有明楼说三遍!!!

总算要写到除了解密外最想写的章节了。

————
21
辽城长公主一向是起的早的人,她睁开眼时,天色还蒙蒙发着蓝,夜幕还有些深沉的坠在天际。

她起得早,一来是惯常有早起的习惯,二来是因为她也是三十来岁的人了,睡眠倒是日短。

辽城长公主醒来并不立刻就起身,而是闭着眼睛在床上想事情,她本来心里就暗藏着一桩事,闭着眼数了数数珠才静下心来。

外头有个眉目伶俐的小宫女模模糊糊听到了长公主起身的动静,赶忙点亮了灯,捧着衣物拉开床帐子。

“公主起了?”

辽城长公主闭着眼睛嗯了一声,洗漱过后,一群人侍候辽城长公主穿上大朝服,又搀扶着辽城在梳妆台坐定,那个宫女拿着首饰出声。

“公主,今日用什么钗?”

辽城眯了眯眼睛,慵懒道,“过年的时候,喜庆些,用上那支喜上眉梢样子的凤钗吧。”

“是。”

梳妆过后,旁人都退了下去,只留了一个温婉干练的女官侍候。

静了好一会,辽城开口道。

“阿苏,事情都安排好了?”

“都安排下去了,保管妥妥当当的。”

辽城道,“本来只想用病上一病的法子……可再拖延总是不好,只好用猛药了,早结束早好。再说你看二郎……”她说着眉目自然流露出担忧来。

“是不是有什么……念想?”辽城说着含糊了几句。

苏姓女官笑意盈盈,“公主您多想啦,圣人不过就是想的多,又心软,一时下不了决心而已。”

辽城本来也未想的太多,被女官这么一安慰,也释然的笑了。

“二郎倒是这么个性子……等事情办好后,阿苏,你记得提醒我,给二郎挑个好的。”

“是。”

正说着,一个小宫女进来,跪下道,“皇后来拜见您。”

辽城听到“皇后”二字显出一抹尴尬之色,半晌,辽城道。“同皇后说,我领了她的情,只是事情多,也抽不出时间来说话,等晚上宴会,咱们再好好亲香亲香。”

“喏。”

待到宫女退出,辽城皱了眉,“…她这是怎么回事,装个样子也不必真来见我吧?看着尴尬她又不是不知道。”

“许是人多眼杂,殿下不来应个景,总是不像。”女官宽慰道。

“你说得也是,唉,都是二郎他们搞出来的荒唐事,还要本宫来收拾烂摊子。”

“也是长公主您能者多劳。”

*
明诚自众妙宫回返,恰恰与皇帝碰了个照面。

除夕的时候,皇帝穿的也喜庆了许多,映着面上一点笑意浅淡,像是雪后初晴的那一抹阳光,温煦柔和。

“这样早就起了?”

明诚想,起初看皇帝阴沉,还道他内敛,这样看也不是太不好接近的人。于是也对着皇帝笑。

“除夕嘛,也不好意思偷懒。”

皇帝也附和,“也是,看你天天在房里头,别憋闷坏了。”

他今日穿着浅色的衣袍,如同芝兰生于玉阶之前,亭亭俊直。

两个人互相对着,没有说话,却都生出一股欢乐快活来。

并着肩走了一段,明诚先开了口,“宫里过年,倒是挺稀奇的。”

皇帝笑道,“你要是喜欢,还有以后的年也可以过。”

明诚刚应了是,却突然生出愁苦来,说什么以后呢?

他心里惆怅,脸上却笑着,皇帝一时也没看出他不对,又说了几句,两个人在岔道上分别,皇帝还殷切嘱托了一句。

“要是饿了就回去用早膳,不过别吃太多,给大宴留点肚子,虽然说不可能吃什么正经饱肚的,但听说尚膳监做了几道新菜,也不知合不合你口味。”

明诚笑,“是,我都听您的。”

大周皇室的规矩,除夕是先办一道国宴,再办一道家宴,国宴明诚推脱着也没有出席,倒是听朱徽茵说了几嘴听说有大臣下去跳了胡旋舞,胖胖的别提多滑稽了。

明诚也只是笑,并着朱徽茵在高处观灯,烟火绚烂,正是万家灯火,团圆之景。

家宴明诚没法推脱,只能出席。朱徽茵服侍着明诚用了几块藕粉新栗糕垫垫肚子,又看着明诚穿上一整套的大朝服,别好重重发冠,明诚感觉自己要被压死了,朱徽茵才停下手。

他是中宫,想坐的偏僻一些也是不行的,只好陪着皇帝坐在上首,只觉得坐立不安。

皇帝的面容被冠冕遮掩在平天冠下,看不分明,似是看出了明诚的窘迫,皇帝隔着宽大袍袖的手安抚地拍了拍明诚。

不一会,辽城并着几个宗室郡主,县主也到了,她面色冷峻而威严,施施然在皇帝下手坐好,还有心情问一句。

“四郎怎么还未至?”

宗令宁夏王明堂正好坐的离辽城长公主不远,回答了她一句。

“我听说是去迎三娘了。”

辽城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几个武士上前击鼓,伴随着激昂的鼓点声,宴已开席。

*

与在宴席上的明诚一样,明台此时也正在坐立不安,他几度想拉开车帘然后下车去骑马,却在目光触及身边一袭道袍的青城长公主时,又缩回了手。

“许久不见四郎,不料四郎居然如此毛糙了。”

青城的声音平淡,不带分毫烟火气,却让明台感受到一股严厉的威严。

明台打着哈哈,看着车窗外的天色,一脸焦急。

再快一点……拜托了,再快一点……

天色越来越黑,明台实在坐不住,就要拉开车帘跳下去,青城却突然开口。

“四郎,来不及的。”青城还有些少年稚气的面容无悲无喜,“反正也没有危害,只是损伤些名声,辽城长姐谋划的事素来没那么容易被阻止,纵然大兄再天纵之才,被长姐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也没有法子。”

明台看了青城一眼,还是拉开了车帘跃到马上,口中是坚定的语气。。

“可是他不知道!那……毕竟是我……(兄长两个字几乎细不可闻)不管怎样,我要试一试…!”

明台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从马上摔下又爬起来继续骑,他只觉得身上疼的都已经没有了知觉,心中在不知第几次地向着他以前从来没有信奉过的漫天神佛祷告。

上帝佛祖安拉,保佑我……

让我在事情不可收拾前,赶回去告诉阿诚哥…

无尽地悔意让明台险些要勒不住马,他只想着一件事。

阿诚哥,早知道我该早对你说……那件事……那件事……

*

明诚食不知味地吃完了一顿家宴,待旁人散去,只剩下宗令宁夏王及辽城,皇帝后宫寥寥几个人后,辽城刚倒了一杯茶还未喝,一个皇帝后宫的美人突然上前一步,对着皇帝行了大礼。

“妾有要事容禀。”

皇帝微不可见地变了变脸色,开口道,“大过年的,待日后再说罢。”

说着他看向了辽城长公主,笑道,“长姐,看这事也不急,不若等过完年再说,也免得扰了过年的兴致。”

“砰”地一声,是茶杯重重放下的声音,辽城慢条斯理地开口。

“看她一脸急切,想必是要事,可怜见的,二郎,你就且听一听吧。”

辽城长公主说的缓慢,却满含着不容违背的气息,皇帝还想再说什么,那个美人却已经嘶声力竭地喊出了声。

“妾出首,告皇后二大罪!”

一枝描金的象牙筷子凄惶地落在了地上。

——未完待续——

评论 ( 16 )
热度 ( 123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