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性转】一个穿越的宫斗故事 19

WARN:性转宫斗OOC,悬疑狗血爱情剧

现代没有明楼,没有明楼,没有明楼说三遍!!!

明台做法的两个目的,一试探阿诚哥,二,试探皇帝

解密倒计时

————

19

阿锦一边碎碎念念,一边亲手给明台上药,明台注视着面前这张面容,即使分分明明地知道面前的少女并不是女友曼丽,这肖似的容颜还是让明台心中柔软。

温声安抚了阿锦,明台看着人退下,盘腿坐在榻上,又开始为自家兄长犯愁。

明台虽然是个聪明人,但由于一向受长辈和兄长宠爱,也不大爱想太多复杂的事,可如今的景况,实在是逼着他开始动用脑筋。

阿诚哥估计是挺犯愁的,也对,没有记忆,一开始又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陌生的时代。明台想,可我自己也挺愁的。

这么想着,有些起初没有注意的细节在脑海中被明台捕捉,属于少年亲王英朗俊挺的面容突然晦涩了起来。


越王向皇帝送了两个美人。

皇帝休朝之后,辽城长公主就像献宝一般把皇帝叫了过去。皇帝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也就去拜见长姐。

等皇帝一踏进辽城长公主的宫殿,辽城就忙不迭地开口。

“二郎,你该好好谢过四郎才是。”

她说着就挥了挥手,两个形容秀丽,婉顺柔雅的姑娘低眉顺眼的走了过来。

“看你弟弟多想着你,去平康坊喝酒时还记着我要给你挑几个使唤人。”辽城长公主说着也有些羞赧,毕竟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给弟弟拉皮条有些不好意思,“这两个小娘子都是他精心挑的,温柔又贤淑,你要被侍候的好,就册个美人才人什么的,也算承了四郎的情。”

皇帝面上一派平静,眼瞳却深沉。他当然知道这个“侍候”不是一般的侍候,他也不是没有过宠幸女子的人,可是如今,一股他不懂的怒火慢慢涌了上来,让皇帝的声音变得寒凉。

“那倒是要真谢过四郎了。”皇帝说得一脸客气,又转了话头,“不过四郎也有十六了,长姐您看着哪家小娘子好,也给四郎选个王妃才是。”

借着还有政事要处理,皇帝逃脱了辽城长公主一下子兴奋起来要拉着他讨论哪家闺秀出色的兴头,在迈出众妙宫的那一刻,皇帝的脸当下沉了下来。

他数着数珠唤来了一个内侍,低声吩咐。

“去查查越王。”


明诚在细细地修着一枝花,几个小宫女在嘁嘁嚓嚓,其中一个小宫女道。

“越王这是怎么回事,平白无故地向圣人举荐美人?”

还有个小姑娘有些为明诚抱不平,“殿下待越王多好,偏生越王却这么伤殿下的心。”

明诚手一抖,唤来朱徽茵,“这枝花剪坏了,你给我搬进里头去。”

正说着明台,明台就喜气洋洋地跑了过来,一副高兴快活的样子。

挥退了众人,明台就乐滋滋地开口,“阿诚哥,你可要谢过我,我给皇帝送了两个美人儿,可好看了,比当初你喜欢过的那个女演员要好看的多,皇帝肯定喜欢,他有了新人,就不会来烦你了。”

明诚干巴巴地笑了笑,“那谢谢你了,明台。”

明台面上笑着,却不忘观察明诚的表情,越观察心里越沉重,却只故作无事道。

“阿诚哥,你不高兴?”

明诚一脸严肃,“你怎么突然这么做?”

明台为自己想法得意,自觉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自豪道,“我就是和辽城长公主那么一说。”

明台为自己想法犯愁,刚好去见辽城长公主时长公主也因为些想头在看各家闺秀,明台就假装无事地提到皇帝最近不大近女色,可能是宫里女子都不太合他心意了。

长公主虽然和皇帝有争执,但毕竟还是疼爱弟弟,当即就决定给皇帝挑几个女人。

明台如此这般这么一说,又添了一把火,“怎样,阿诚哥,这样你就空出时间来找穿越回去的方法了。”

明诚很生气,非常生气,差点想把明台揪起来打一顿,“你怎么这样自作主张?”

一个似有似无的猜想似乎要变成真的,明台面上还是笑着的,心里却一阵阵发凉,他想。

阿诚哥,要真是如此,你何苦?

“这是皇帝的后宫事,你一个皇弟的身份,怎么要管这些事?”明诚给明台讲道理。

明台的眼睛亮的好像点了一把火,明诚突然间觉得这个弟弟有些诡异的陌生,然后他听到明台开口,说的讽刺。

“阿诚哥,你听你这话的样子,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吗?”

明诚怔在了原处,明台却没等明诚反驳,委屈与难过一股脑的泛上心头,逼着他把心里藏着的话全都吐露了出来。

“你吃醋了?我给他找女人你吃醋了?!”

明诚冷笑,“你胡说些什么?”

“我怎么胡说了阿诚哥?你看看你,你叫我不要管太多皇帝的事,可你听听你刚才的话,要不是我知道你是我哥,我还以为你是哪个贤良淑德的皇后娘娘呢!”

“明台你闭嘴。”

“等我说完了再闭嘴不迟!你想着要回去?你做了些什么?!是不是我要不来你就真的慢慢把现代忘个干净,在这里做皇后了是不是?!”

“我是担心你阿诚哥!我看你简直是昏了头迷了心!你忘记自己不是个女人要回去了是不是?!你要乖乖给这个皇帝做皇后是不是?!”

“明台!”

明台看着属于兄长,但是却柔和的几乎陌生的面容,无尽的酸楚和懊悔在他心中,但是在看到兄长那莫名其妙的眼睛时却只剩下了怒火。

口不择言地,明台不由自主把心里压在最深处的质问吼出了口。

“你以为在这里做个皇后就能和他情情爱爱搞一搞了是不是?!我告诉你阿诚哥!你有这具躯壳,他就不可能碰你!因为你是…!”

吼到最后明台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些哭腔,却还保持着理智没把那句话说出口。明台使劲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只是一脸倔强的盯着明诚。

明诚看着明台,又是失望又是难过,似乎是被明台的话戳中了什么,五味杂陈一概积在心里。他也顾不得计较明台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他只是疲惫,觉得世界之大已经没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了,明诚颓然坐在榻上,指着门开口。

“…看到那扇门了没有,你出去。”

明台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转头跑了出去。


猜想猜测的成真没有让明台觉得好受,他只是难过,就这样一路跑到了御花园。

雪刚停,树上枝上还挂着冰花,明台看着这一千年前的景致,心里却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越想越是苦涩,明台只觉得刚才一直憋着的泪滚落了下来。

他心想,不能这样下去了。

回到清凉殿,明台在侍女服侍下整理过仪容,叫来了越王长史,少见的一脸严肃吩咐。

“替本王拟一封信,送到玉真观,就说……”

少年亲王的面上浮出一丝决然的笑意,阴气森森。

“大年将至,本王思念青城阿姐,希望她尽快回京。”

“再同青城长公主说,皇后也思念长主了。”

在皇后二字上,少年亲王用了重音。

——未完待续——

评论 ( 22 )
热度 ( 121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