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十二国记pa】朝露 3

@考试大过天 :有一点结合了六太和泰麒的设定w
@宋甜兒 :可以去看一看的w,我个人十分推荐,复杂的话可以先去看看百科了解一下专有名词
@小桥流水:(抱歉您这个名字太多人啦)是的我也这么觉得,非常适合他俩!对的,阿诚现在确实有点泰麒.ver,不过后面两个人都会越来越好的!
@陆子宿🌠 :很高兴您的喜欢!谢谢您的夸奖!
@炎儿萌萌哒:(抱歉您艾特不上)是的,确实是十二国记

相关背景及名词解释: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D%81%E4%BA%8C%E5%9B%BD%E8%AE%B0/53358

第三章

1.

(临阵脱逃了)

在意识刚恢复的时候,进入脑海中的,便是这么一句话。

再然后,是更为剧烈的,从大脑传来的疼痛。

阿诚睁开眼睛,及目所见的,是十分熟悉的装潢——属于昆仑的,带些西洋风格的房间。阳光从窗子照射进来,让他情不自禁眯了眯眼睛,好躲避这过于耀眼的阳光。

“你醒了吗?”

似乎见他睁开眼睛,一个短发圆圆脸庞的姑娘欣喜地凑了过来,然后边喋喋不休地将阿诚搀扶了起来,小心地将他倚靠在床背上。

“大少爷捡到你时,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圆脸姑娘似乎放下了心,才又笑眯眯地问他:“要不要喝些水?药一会儿就好。”

阿诚摇了摇头,其实唇上已经有些干涩了,但并没有想要进食乃至喝水的欲望。衣服似乎已经被换过了,柔软的睡衣笼罩在身躯之上,让他舒适地想要喟叹出声。

记忆里,似乎是自己发动了蚀,到了昆仑,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然后发生了什么?他想要回想,却一片空白,无声地在心中询问夜莺,却也只得到女怪说他因为衣服华丽被强盗盯上,然后被鲜血熏昏了过去的结论,还想再问些什么,却还是放弃了。

正想同圆脸姑娘说些什么,圆脸姑娘却突然回过头去,含着欣喜出声。

“大少爷,这位小少爷醒了。”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是年轻男子挺拔高大的身形,背光立在门口。

2.
“你还好么?”温煦地男子嗓音,男子缓步走近,见阿诚似乎没有回答,他倚在床侧,英挺的面容凑近阿诚,伸手在阿诚的额上碰了碰,才放心地笑道。

“还好,烧退下去了。”

只是这样的触碰属于麒麟角的位置,明明是应当躲闪,应当觉得厌恶,可是,出乎意料地,没有想要躲避的欲望。

全身似乎像冰冷一样地战栗了起来,然而这感觉,不是冰冷,更不是痛楚,而是阿诚并不明白的,极致的喜悦。

哪怕已经有三载没有见到这个人,哪怕身影在记忆中已经模糊,可是在见到这个人的这一刻,那个人的名字就那样清晰地出现在了大脑之中。

那个人冲着他笑了笑,英挺的面容温柔而和煦。

“我是明楼,不知您如何称呼?”

细碎地声音自喉中飘出,阿诚望着明楼怔愣出神。

“大……大少爷……”

他讷讷出声。

3.
“?”明楼迷茫地看了看阿诚,阿诚才慌张地反应过来,道。

“哦没事,我……您想怎么称呼我都可以!”他又急又快地抢白,却得到了明楼好笑的回答。

“您这话我可没法接了。”他这样笑着,伸手安抚般地在阿诚肩头拍了拍,“我并不可怕吧,您别紧张。”

明楼这个时候……阿诚在心中换算着,自己应当算是十五岁了,他的话,是二十四岁吧。距离三年前的印象中的,还带些少年稚气的富家大少爷而言,已经有了青年人英俊的轮廓,眼瞳中神采坚定,没有分毫动摇的姿态——哪怕是在温和笑着的时候。

阿诚否定地摇摇头。

“抱歉,我没有觉得您可怕……”

他想要反驳,可是那股像是战栗的狂喜却让他的话显得并没有什么说服力,明楼“哈哈”一笑,像是哄孩子一样,拍了拍阿诚的脑袋。

阿诚觉得不好意思,想要避开,却无法做到,只好近乎自暴自弃地,默许了明楼的举动。

“好了,抱歉,我不该逗您了。”明楼收敛了表情,露出一个怀念的微笑。

“您这样儿,倒是让我想起了……我弟弟。”他斟酌地选择着词语,又摆了摆手,“不不,这应当只是我单方面的在心里头这么觉得吧。”

明楼的目光投向远方,像是追忆一般。

“是家里头,家姐保姆收养的一个孩子,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叫阿诚来着——很聪明,也很灵巧,教他认字读书,都是一教就会,本来还打算等他再大一些,问问要不要送他去上学的……”他说着突然叹了口气,“可惜,三年前,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孩子就不见了……”

“您还记得他吗?”像是被什么驱使一样,阿诚突然开口道。

“当然。”明楼肯定地点点头。“怎么可能忘了他呢。”

他说着,突然注视着阿诚笑了起来。

“说起来,他今年也该有您这个年纪了……不知怎么地,总觉得您和他很像呢。”

4.
话哽在了喉口,想说什么却已经说不出来了,等到阿诚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居然在哭。

(好难过……)

(如果他是王……)

不,这是不可能的。

阿诚在心中痛楚地想着,明楼并不是常世之人,更不是周国人,是绝无可能是王的。

这样想着,泪水就无法抑制地向下落着,他用手抓紧领口,努力地想要呼吸,却无法控制地感受到窒息般的痛苦。

而且……

他更加深刻地明白。

在他记忆中的明楼,是一个对于国家,对于一切,怀有深刻责任的男人。

即使他是王,也不可能抛弃昆仑同他到常世去。

——周就拜托您了。

小新的面容突然浮现在了眼前,女仙恳切地请求,那样沉重地压在他的肩上。

不,不止小新……

阿诚想到。

(我也背负着一个国家啊)

一只手手伸到他面前,柔和地为阿诚拭去了脸颊上的泪水。——是明楼。

那张英挺的面容上有些无奈,却还是温和地给他擦干净了脸上的泪水,然后明楼无奈地笑了笑。

“这样的爱哭鬼,果然就是你吧。”

“傻阿诚。”

“怎么还是傻乎乎的样儿?”

——第三章完——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