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谭陈/总裁组/ABO】If 01 雨夜

【谭陈/总裁组/ABO】 If 

一句话简介:《小团圆》平行If剧情,如果当初那个孩子出生了,并且谭陈两个并没有直接掰。

不长,几章完,总体温馨无虐。

以下正文

————————————————————

01.雨夜

陈亦度醒了。

他不久前刚昼夜颠倒的完成一个设计图没多久,本来打算昏天黑地的睡一场,可是睡着睡着,半夜又醒了过来。

陈晨今晚没有哭。陈亦度拥着被子坐在床上愣了好半晌,感到视线适应了黑暗。眼睛还是酸胀的,充斥着忙碌过后的劳累感。房间里过分安静,小孩睡的出乎意料的熟,陈亦度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这点。

陈晨出生的时候早产,体弱,夜间容易惊醒。陈亦度被这样折腾的夜间已经形成夜里醒来的习惯,起来看看小朋友睡的是否安稳,再哄哄孩子。

外面还下着雨,淅沥淅沥的打着窗户和防盗网,在寂静的夜晚发出清脆的声响。夜里有些凉了,陈亦度坐了一会,索性披着衣服起来,走到了小孩的房间看看他的睡眠。

陈晨小朋友的房间装点着童稚的图案,海洋波光的天花板闪动着柔和的光芒。陈亦度下意识放低了脚步,轻轻推开门,借着夜灯的微光打量着小男孩的睡容。

小孩裹在被子里,面色恬静,长长的睫毛在光洁的脸上打出阴影。陈亦度小心地将手探过去,摸了摸陈晨小朋友的额头。他动作很轻,生怕打扰。

毕竟,小孩子这种生物,即使陈亦度自己已经做了快五年的父亲,还是对这种小生命有种敬畏感。

*
厉薇薇在作业中抬起头来,从疲累的间隙端起已经冷透的咖啡喝了一口。过多的方糖和冷后的咖啡苦涩混杂在一起,交织出古怪的口感。失策,姑娘想,不该因为这款咖啡太苦就加那么多糖的,现在的味道可真难喝。作为设计相关的人,咖啡已经不再以口感与否而选择了,能不能提神,是不是可以在熬夜赶设计的时候让自己清醒才是最重要的。大概是之前的咖啡喝了太久,已经没有作用,厉薇薇才听从建议换了一款。可是厉薇薇不曾想到这款的口味那么苦。

埋神于工作之中太久,人的脑子已经快木了。厉薇薇放空意识运转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电脑屏幕已经暗了下去,映出了女孩儿憔悴的面目。简单的外套披在肩上,头发凌乱的散着。昨天出门的妆容因为忙碌一时也忘了卸下,眼影混着乌黑的眼圈有些吓人。她颓然地倒在桌子上,叹了口气。这时桌子震动起来,吓得弹起来,怔了一会才反应过应当是手机来电——她为了防止打扰调了静音。厉薇薇摸了好久,才从一堆书的下面摸出手机。

“抱歉薇薇,可以帮我过来抱着晨晨吗?我一个人带着他开不了车。”

刚接起来属于竹马清润的嗓音就又快又急地响了起来,厉薇薇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就已经挂了。女孩儿拿着嘟嘟响的手机,无声的叹气,然后快速站了起来,飞快地出了门。

手机上分明的亮着时间,近三点。女孩儿举着伞在雨夜里跋涉,周围没什么车了,静的可怕。即使距离陈亦度家里就两条街,厉薇薇这时也觉得路途遥远。

顾不得换衣服了,她就多加了一件外套,风吹过来一阵发凉。雨水落在伞上,又滴在了脚上,厉薇薇冷的皱眉。

所以我真是可以去评选感动中国的好朋友。她悄悄翻了个白眼。

*
门似乎为了迎接她虚掩着,厉薇薇按亮客厅的灯,脱了鞋子踩着地毯走了进去。湿漉漉的脚在温暖的地毯上被温暖,衣服上沾染了水再向下滴。她走到卧室门口,反手旋开把手走了进去。

陈亦度蹲在地上收拾着东西,似乎听到了她的动静,没有回头压着嗓子开口。

“……你来了?”

“晨晨怎么了?”厉薇薇也踮着脚尖悄悄走了过去,看着小朋友在被子里睡的香香的,头发打着卷贴在额头上。

陈晨长得秀气可爱,有双继承了父亲的圆圆眼睛,清亮的像是小鹿。眉眼却有些英挺的模样,带着些另一个父亲的影子。

他其实算是陈亦度生命里的一个错误,但是却是美丽的。

“他体温有点高,我担心发烧。”陈亦度把一件毛毯塞进包裹里,回答她。

“你不早说。”姑娘没好气地抱怨,然后轻轻伸出手在小朋友的额头上碰了碰。有点出汗,似乎确实比平时的温度高一些,不过也可能是她从外面进来手还被风吹的冷。

似乎被厉薇薇的动静折腾醒了,陈晨睁开了眼睛,细声细气地嘟囔。

“爸爸,怎么了?”他睡的头发还是乱着的,眼睛朦胧,打着呵欠又看到了厉薇薇,小声向她问好。

“薇薇姐姐。”

厉薇薇心里发软,拍了拍小朋友的脑袋,也柔声向他说,晨晨好。

陈亦度从收拾东西的忙碌中回过头来看了看,陈晨细嫩的嗓音很好的抚慰了本来烦躁焦虑的心情。心里一片柔和。他把最后一件外套装进包裹,走过去亲了亲小朋友的额头,感到唇下的温度有些让他烦闷的温热,才温声道。

“晨晨生病了,爸爸带你去看。”

“我不想去。”小男孩的兴致不大高,他躲在被子里,从毛绒绒的帽子里探出头,怯生生的说。

陈亦度凑过去,耐心哄他:“生病了不看会难受,乖啊,晨晨。”

厉薇薇把小朋友从床上抱了起来,凑过去也轻轻哄他。陈晨被说服了,乖乖点头,向她张开手,陈亦度趁着这里给他套上了衣服。

“走吧。”

厉薇薇挥着车钥匙,转头出了房门。

*
从药房拿着药出来,陈亦度正抱着陈晨坐在输液室的长凳上打瞌睡。青年的头抵在凳子上一点一点,倒是消退了那些严肃成熟的地方,显出几分稚气来。不,也不能这么说,陈亦度今年也才二十三岁,才出校园不久,稚气是当然的。

厉薇薇拿着几袋子药挪到陈亦度身边坐下,才感到身上累的发软。本来就熬夜的脑袋突突的痛,膝盖也打颤。她撑着脚坐着,好容易才觉得自己缓过劲来。

“……”清醒了一点,陈亦度偏过脑袋用目光问问厉薇薇。厉薇薇看着小陈晨又睡了过去,感叹了一下小孩子就是容易睡着,才压低了声音回答。

“没什么问题,按要求吃药就是了。”她回答着这些,突然又想到什么开口。“说起来,亦度哥哥,你就爱使唤我……”

她不轻不重的抱怨。

“是我不好。”陈亦度道歉,又夸奖她,“薇薇小姐能者多劳。”

“嘁——”厉薇薇长叹了一声,看着竹马那张脸,虽然憔悴,可依旧好看,只好想——都怪我被美色所惑。

陈晨的呼吸静静在房里流淌,夜晚的医院也缺少人影。厉薇薇抬起头,用一个舒缓的姿势看着顶端的吊瓶慢慢向下滴着眼水。外面的雨声渐渐停了,间或的水声滴落在窗户上,清脆。

“晨晨生病……你和谭先生……说了吗?”手当作枕头放在脑后,厉薇薇晃着脚,突然问。

气氛有些梗塞,陈亦度抓着扶手的手握紧了,而后他干巴巴地回答厉薇薇。

“我正要说……毕竟这个星期……是他来探望晨晨的日子。”

厉薇薇拧开矿泉水瓶喝下去一口水,冰凉甘甜的液体在口腔里滑过,滋润了干渴的喉。“你们这样还要持续下去吗?”她咬着瓶口,又从一旁摸出一瓶水向陈亦度递过去,向他点点头示意他喝点水。“我真看不懂你们了……”

最后一句因为含着水说的模模糊糊。陈亦度接过水,像是发泄似的用力拧开瓶盖。太用力,几滴水蹦在了他的脸上,他却不怎么在意。

“你们有一个孩子……”姑娘嘟囔着,眼神里闪着确切的疑问。不过厉薇薇还是没有大声,陈亦度怀里的陈晨睡的香甜。“干嘛不干脆结婚呢?”

陈亦度下意识地摩挲着手指,厉薇薇的话没有在他心里留下什么波澜,他水波不兴的坐在长椅上,放远了视线没有理会厉薇薇。

医院的白光照在视网膜上,亮亮的刺眼。明天就要见那个人,他必须打起精神来,不能松懈。

厉薇薇没等到回答,善解人意地住了嘴。她也累的发困,懒洋洋地问陈亦度能不能自己看着吊瓶。陈亦度肯定地回答了疲倦的姑娘后,厉薇薇放下心来靠着椅背睡了过去。

很快厉薇薇均匀的呼吸声传了过来,怀里陈晨柔软的身体妥帖地填满陈亦度的怀抱。夜深人静,明明困倦的时候,他却无有睡意。

手划过手机屏幕,在一个号码处停了停。通知栏里是各种广告通知,他耐着性子一条一条删除。

结婚……这种事情……没有必要。

——————————tbc——————————

谢谢你的阅读

评论 ( 7 )
热度 ( 154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