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天边云,是眼前人”

wb:@一只咸鱼少女阿紫喔

【楼诚衍生/谭陈/ABO】小团圆 章十三 约会 (02)完

Warning:只借用了名字和身份的狗血OOC言情剧!

西皮谭宗明x陈亦度双总裁!

卡文真是作者不可承受之重,抱歉晚了。

这章卡的厉害,我觉得像是shit,很乱,表达的也乱七八糟,有机会的话会修改的。

约会的第二个部分。

一日约会结束了。

以下正文

————————————————————

章十三 约会(02)完

小孩儿正在认真地喝着饮料,手捧着橙汁的杯子,腮帮子一吸一吸地吞咽着。他微微低着头,唇上沾染着一些湿润,衬得唇柔软而鲜嫩,脖颈细长,喉结因为吞咽的动作而起伏着。睫毛长长的掩住了眼睛的神色,乖乖的。

他靠着观景电梯透明的玻璃墙,身后是缓缓上升的建筑群,天空湛蓝的近乎透明,像下看到行人们在渐渐缩小。

这座城市确实美丽,可谭宗明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看着人。

有种焦渴似乎在烧,不显。

“谭先生你看我做什么?”陈亦度发现了同行者的视线,有些疑惑嗔怪地开口。

“美景佐以美人,正好养眼。”被发现了看人的行为,谭宗明却不显窘迫,反而自如地调笑着,那些似乎暧昧不清撩拨的话语,极为自然地脱口而出,引得陈亦度笑出了声。

“你是在称赞我?”少年人不抱他想,只是出于不想被看清而不甘示弱地反击,“还是在调戏我?”

心里不知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谭宗明面上一派正常:“自然是赞美。小陈先生英姿不凡,实在赏心悦目。”

上下扫视了谭宗明几眼,谭宗明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像要给对方一个好印象似的。陈亦度放下橙汁露出一个调侃地笑来:“谭总虽说身形稍丰腴,却也是英俊潇洒,气度超群。”

他说着就忍不住笑来,谭宗明看着那双笑得弯起的眼睛,手里没好气地拂乱了陈亦度的发丝:“所以我还要多谢夸奖?”

“确实。”陈亦度笑眯眯。

年轻人似乎从来那样开心,没有烦恼,很会找乐子的样子。谭宗明心里想,不过又笑,这样相处了一个下午,好像自己也年轻了许多。干些没什么营养的事情,却也很能打发时间,这次遇见这样一个小朋友,无关艳遇,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样好喝吗?”看着小孩儿又捧起橙汁喝的津津有味的模样,谭宗明半是为了找话题,半是因为好奇,不由发问。

这橙汁是在观景台下买的,据说是鲜榨,小孩儿也问了自己要不要,但谭宗明一向不爱饮料,所以拒绝了。只是看着小孩儿喝的高高兴兴,谭宗明觉得自己也有些干渴。

“嗯嗯。“小孩儿忙不迭地点头。

真是个小朋友啊,他想。

耳边突然被热气拂过,似乎还带着橙汁的清甜,陈亦度勾着谭宗明的脖子凑了上来,眼睛亮晶晶的问他:“所以谭先生你渴了?”

被突然接近让谭宗明微愣,热乎乎的甜香带着主人的味道呼过,有些僵直。陈亦度却似是没有注意到窘迫,而是继续无情地数落他:“所以我说你在观景台下要不要买水,可是老谭你说嫌麻烦不要的。”

谭宗明突然觉得自己像是看见了一场攻防,自己一直在退,在退,而小孩儿却过于大胆,过于直接地向前,直直地像要攻入心脏。这场攻防的结果是什么,谭宗明不知道,也拒绝去想,只有一个念头让他在心里笑。

小孩儿,你可不要看轻了我。

想着,他对着小孩儿露出了一个玩味地笑意:“所以,小陈先生你,可愿意助人为乐一把呢?”

陈亦度的神经嗖地绷紧,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警告着他,但少年人不愿意示弱的本能让他不服输地抬头,接下了这场攻击,然后陈亦度反击道。

“行啊,我愿意和谭先生您共享饮料,只是您别有洁癖才好。”

有着什么暧昧不明悄然滋长,谭宗明回他:“与美人共享,可是享受。”

神经绷断了,陈亦度将橙汁递到谭宗明面前,不依不饶:“好,只是你可别喝光了。”

“这怎么会?”谭宗明接过橙汁,吸管上还残存着上一个主人咬过的印记,本来应当因为洁癖而觉反感,可谭宗明此时却觉得内心踌躇满志,如同面对一个商业上的重大挑战一样,令人热血沸腾。

他含住了吸管。橙汁的清甜冰凉混杂着似乎还有的上一个主人自身的味道,居然让谭宗明觉得很甜。

有些焦渴被抚慰了,有些在更为深重地增加,无人得知。

*

有些气氛像是紧绷,又像是要燃烧,直到电梯升上了观景台顶端,门启开那一刻,两个人都觉得有些解脱。

陈亦度一马当先地走出了电梯门,脚步匆忙的近乎逃避。谭宗明在他身后笑笑,也走了出来。

他无声地对着小孩儿的背影笑笑,有着满足和胜利的快感升腾。

小朋友,你输了。

有些吸引仿佛放大,变成另一些东西,让谭宗明自己遏制住了,因为理智。

 

年轻人的感情来得快去的也快,何况是陈亦度他本就不大长性。很快,谭宗明听到了小孩儿又变得活泼的声音响了起来,方才的尴尬似乎消失无踪,又似乎深埋于底。

“老谭,快过来看!”

这是这座城市的最高处,下面的人小的像是蚂蚁,建筑也低矮的像是玩具。远处的天空蓝的仿佛是透明的,风在下面轻拂,扰动了树木的枝叶,似乎可以听见沙沙的响声。陈亦度倚着护栏站着,神色寥远而平静,见谭宗明过来,他回头一笑。

“你喜欢高处?”谭宗明走进,也学着他的样子倚住护栏,俯瞰着下面有种居高临下感。

“对呀。”陈亦度承认,然后他突然像想到什么,继续道,“说起来,小时候我去观景台玩,我以为那么高可以飞的。”

“然后?”谭宗明想象着幼年的陈亦度的模样,突然觉得可爱,内心柔软,他笑道,“梦想破裂了?”

“嗯。”陈亦度转头,发丝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看上去较之年纪似乎又小了许多。“父亲跟我解释了引力的问题,我知道人自己是飞不起来的。”

这是陈亦度第一次在谭宗明面前提到家人相关,却说的很是平淡,如同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对于旅伴而言,有些越界。

声音淡然,似乎只是在陈述,可谭宗明却有些担心,有些东西逼着他去安慰,去劝解,可是又有东西在拉着他,不让他前进,迈出。

似乎有着东西在告诉他。

不能再向前了,如果还想维持在异乡相逢的同行人上的话。

轻咳几声,谭宗明支着下巴装若无其事:“说起来,小时候的话,你喜欢去哪些地方呢?”

“怎么突然想到深究我童年了?”陈亦度有些惊讶,“莫非谭先生您好奇新一辈的童年生活吗?”

他笑得调侃又放肆,谭宗明不由刮了刮他鼻子:“小朋友,太没大没小啦。好歹我也比你大些年岁。”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要叫你叔叔吗?”小孩儿不认输,“好的,谭叔叔好。”

又气又乐,谭宗明想装着发作,可看着陈亦度那双圆圆的眼睛满含笑意,就什么气也生不出来了,“我只是想,你小时候,一定是个可爱的小孩。”

“承蒙夸奖。”小朋友笑着装模作样地鞠了一个躬,动作滑稽,让谭宗明恣意地笑出了声,似乎回荡在空荡的观景台,久久不散。

陈亦度看着,也笑了起来,好容易收敛了笑意,他才正经地回答:“我的话,我爱去海洋馆。”

“我以为你们都爱去游乐园。”谭宗明不解。

“因为我喜欢看鱼游泳啊。”陈亦度回他,还没说完,就笑了起来。

非节假日观景台只他们两人,好像笑声,都可以放纵。

陈亦度不经意地看过谭宗明的眼睛,然后年轻的未来设计师心中一跳,似乎瞬间有了一个空白,向来勇敢的年轻人逃避似地扭开了头,无名地恐慌让他不敢再看下去。有些东西,一念而生,无法拔除。

谭宗明也很快地移开了视线,观景台陷入了近乎尴尬的沉默。许久,年长者才打破沉默问。

“你现在还想飞吗?”

这话问的莫名其妙,可是却让两人都因为好容易找到打破寂静的话题而开心。陈亦度很快地接上了口。

“我啊?”陈亦度指着自己笑着问,然后谭宗明看到年轻人的眸光亮了起来,“我一直都想着的呀。”

“好。”他应,似乎像是许诺,又像是誓言。“下次约你出来的话,带你去飞好不好?”这话出口,有种古怪的轻松和释然,本来萍水相逢,那本来今天结束就要结束的一日旅伴关系,被再次约下了再聚。谭宗明想,轻易地再和小朋友说再见,他果然不大愿意。

陈亦度也有些惊讶,理智在脑海里拉着警钟,叫嚷着他听不分明的警告,心脏仿佛失去了控制,砰砰地跳的飞快。欢欣和焦虑交织成一种说不清的感受,让年轻人下意识地抓紧了护栏。

有着朦胧的意识告诉他,脱轨,小心。

好容易,陈亦度反应过来,一股迫切让他回应。

热爱挑战的年轻人,决心直面挑战。他感到抓着护栏的手指尖都在颤动,无言的情愫涌上喉头,想说什么,却又无话可说,只好干巴巴地反问。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远处的天空如洗,远远的有着飞鸟飞过,向下是鳞次栉比的建筑,穿行的车流,谭宗明正眼,没有偏转视线,看着小孩儿的眼睛晶亮,缠绵而动人。

仿若星空。

——————tbc————————

两个人的博弈论,承认另一种吸引还需要刺激呀。

谢谢你的阅读

评论 ( 8 )
热度 ( 119 )

© 岭上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