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all】长恨歌 间章 荣侯

*时间轴为下部分开始前两年,pov视角

*楼诚方面不会输的说三遍

*伪雍正王朝风,搞事非常雷且OOC,慎入


间章 荣侯

 

冬天最后一泼雪刚融,初春就到了,到处还冷飕飕的,大周北地承德郡更是添了料峭之意。

 

承德郡位置靠北,却因为承德郡侯荣氏世代治理,又兼正值盛世,看着很有几分江南繁盛之景,更不用说承德郡中顶顶兴旺的蔚县——这地儿既是承德郡中心,又是荣侯府邸所在之处,哪能不兴旺呢?

 

这时正是大周正和三十三年,周帝明楼御宇天下三十余载,天下太平。蔚县虽说是北边城市,承德郡更有些料峭,但已经有了些绿意盎然,起得早的买卖人早就已经起了身,设了集市叫卖,人流如织。

 

一个瘦削的年轻人顺着人流慢慢走着,被簇拥着就到了一处面摊前,他叹了口气,索性坐了下来,排出几枚大钱,口中吩咐道。

 

“来碗素面,多加点辣子。”

 

他口音带些北地语调,却不大能听出到底是哪儿人。

 

面摊主人笑着应了,麻利地下了面到锅里,看了他排出的钱,却眉间一跳,口中笑道。

 

“郎君您这钱,咱们这不通了。”

 

这年轻人一怔,面上却不显,奇道。

 

“这不是你们侯爷发行的承德通宝么,我记得先老侯爷在时,都还顶用的。”

 

摊主道。

 

“您是不知道,老侯爷在时,太宗圣人也在,是通的。偏生如今圣人一力说着不许,早就不通了——咱们侯爷也在两三年前就禁了自家钱币。”他说着,面早就熟了,忙放到碗里递给年轻人,“这位郎君怕是许久没来过咱们承德哩。”

 

年轻人接了面,打着哈哈道。

 

“却是如此,却是如此。”

 

他三下五除二吃了面,又排出一粒银角子剪了给摊主,才颤颤悠悠站起身来,慢吞吞继续向前头走,口中叹道。

 

“果真要不太平了。”

 

他才走出几步,一个侍卫打扮的人就凑了过来,道。

 

“我家主人请郎君。”

 

年轻人笑道,彷若无事。

 

“敢不从命?”

 

 


侍卫引着他向前走,径直进了不远处一家小院子,门前一个男子背手立在那里。

 

年轻人叹了叹,暗道不俗。

 

这男子是一副年轻公子打扮,看着约莫二十六七年纪,装束也没甚么出奇,一件石青圆领窄袖袍衫,领上襄着皮毛,足下蹬着一双靴,未加冠袄。无甚奢华,只好在干净利落,这青年英秀端华,眉目黑涔涔地,透着一股沉静雍容之态。见年轻人进来,显出一点笑影子来。

 

“方听先生说不太平之事,某实在好奇,便找来先生一询。”

 

年轻人这才明白过来,拱手道。

 

“原是如此,不知您如何——?”

 

这青年泠泠一笑,吩咐了一个侍从去倒水来,又请年轻人坐下,才道。

 

“说来惭愧,在下不才,忝居承德郡侯之位。”

 

年轻人“蹭”地站了起来,道。

 

“我是不敢领了,原是荣侯当面。”

 

荣侯呵呵一笑,强扶着年轻人坐下,道。

 

“何须如此,何须如此,我也就是好奇心起,才想到叫先生过来叙话,还请教先生。”

 

年轻人“唔”了一声,口中道。

 

“您问我,我是不敢辞的,只在下一点浅见,粗略一说。”

 

他说着粗略一说,可开口便是诛心之语。

 

“战事虽平息了快十载,可在下看,怕是很快又要起了。”

 

荣侯一愣,眉中一冷,却道,“何至于此?我看二圣已平诸不法列侯,如今诸侯柔顺,想来也不会随意起干戈吧?”

 

“荣侯不会如此天真罢?”年轻人嘲讽一笑,敲着茶杯站了起来,“在下不信天下诸侯,无一人没看出,二圣自御极来,便有四海一统之心——不然,正和二十年,燕地方侯,齐地沈侯,就不无辜么?”

 

他不待荣侯说话,口中继续道。

 

“二圣以战养战,这将近十载乃是为了修养生息,如今,太子也有二十来岁,幼子也差不多六七岁了,朝中更是平顺,如何不敢再兴干戈?”

 

荣侯面上冷道,也没了什么殷切之心,道。

 

“那先生又是如何看的?”

 

年轻人端茶起来,一饮而尽。

 

“哪需要看什么——从货币早就一统,就可以从小处窥见大节了。”

 

荣侯因问道。

 

“那正和二十六年,我同其他六家诸侯献美入京之事,依先生之想,怕是无用之为吧?”

 

“本就如此!”年轻人摔了茶杯,道,“圣人生性刚毅果决,要想他如纣王惑于妲己一般,是绝无可能之事。再之,二圣感情甚笃,又如何有用。不然荣侯你看,齐燕起初不也想着以献女告知臣服,拖延此事么,可以方侯之女容色冠九州的美名,方侯却也……难不成还不明显么?”

 

荣侯叹着,看向年轻人,道。

 

“那先生又有何法呢?”

 

“我?”他指着自己,突然露出一个阴测测地笑影,“在下思来想去,只有拖了——”

 

他说着,就杀气腾腾。

 

“二圣果决,唯一一点隐患,大概就是,可能的内乱了——荣侯应当也知道,太子早立,但帝后于其都淡淡,前不久燕王更是因赈灾之事立下大功,太子同燕王相差更是只有两岁,即使燕王不想,底下人怕也不乐意罢?再之,帝后幼子也渐长大了,在下虽是乡野之人,也听过帝后疼宠幼子……”

 

他说到这里,闭嘴不谈,只是笑意吟吟看着荣侯。

 

荣侯坐下,喟然叹道。

 

“为何如此?”

 

“在下说句不好听的话,若是设法推动诸子争斗之事,没个一二十年是决定不出结果的。而二圣绝无可能在外朝不平的时候妄起干戈……况且,圣人御极三十余载,如今已有知天命年纪,若是待到诸事完了,圣人又有多少个年岁呢?倒是,一旦山岭崩,新君更是不可能甫一登基就对诸侯动手吧?又是十来年,诸侯应当也能积累些实力了?”

 

荣侯眸光闪烁,肃然道。

 

“你是何人?”

 

年轻人起身笑道,向外踏出一步。

 

“在下不值一提,山野小民罢了——说起来,若是荣侯有意,在下倒是还有几句话想说。”他没有在意荣侯冷峻的面色,只是依旧坦然无畏的模样。“在下听闻,荣侯昔年献入京城的那位许美人,膝下有一子,方出生一载吧?倒是好孩子,如果荣侯想,可以以这孩子,想法推上御座。”

 

“毕竟,圣人膝下如今五子,太子不消提,燕王更是已有了刚毅之态。襄城公主被赵德妃养的安分守时,故淑妃又已是北梁之主。而且,襄城一看,就是圣人有意有朝一日平定北梁,将其分封于此的,所以不消提。至于帝后幼子魏王,虽还不知性情,但毕竟是帝后教养,怕也是……这几人若是登上御座,虽能安定几年,但待到朝中平定,一定也会承继二圣愿望,统四海六合吧?只有许美人膝下的这位郎君,年岁还稚,若是好好诱导,登极之后应当不会有四海一统之念。诸侯应当也能放心了吧?”

 

他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院门口,还未踏出,暗处一支利箭就射了过来,只是也不知什么地方,横过一柄枪,挡住了这支利箭。

 

年轻人也不惧,口中赞道。

 

“早听说荣侯身侧有位徐娘子,箭术超绝,果不其然。只是,在下敢来,也有些保命的法子。”

 

一个英挺俏丽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了他身侧,那女子不言不语,手执一柄长枪,英姿飒爽。

 

暗处踏出的身背长弓的女子以目视了荣侯,荣侯叹了叹,还是道。

 

“一航,放这位先生走。”

 

他说罢,突然问。

 

“先生说了这么多,请教大名?”

 

俏丽女子已经伸手揽住了年轻人的手臂,带着他几个飞跃,就跳出了院子,只远远留下一句话语,还带着些笑意。

 

“说甚大名,若是荣侯愿意,称我为梅长苏罢。”


——间章 荣侯 完——


评论 ( 9 )
热度 ( 36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