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all】长恨歌 番外 长干

*沈方向回忆番外,小方入宫缘由

*是的,楼诚以外视角里,楼诚几乎都是大魔王形象

*注:青女,私设是孟韦的小名,雁奴,私设是沈处的小名

设定如下:方孟韦,学名孟韦,乳名青女,字本来是如意,后来是端顺

沈剑秋:学名剑秋,乳名雁奴,字因为会剧透,所以暂时不说


番外 长干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正和十一年,方侯嫡女及笄,燕地的流水宴席,整整办了三日。其他诸侯送来的贺礼,连绵不断地从四方运来,金丝楠木的车架披着华纱朝霞,如同珍宝黄金聚成的车流,就这样驶进了燕侯方氏的府邸。


沈剑秋拉着方孟韦远远眺望这幅盛景,笑着对表妹道。


“瞧瞧,姑父也是真疼你。”


这位方侯的外甥,齐地沈侯的世子,如今是风华正茂的十七岁。他生的俊逸修挺,玄色华服愈发衬托出他的端重沉稳,只是语气带些调侃,显出了一些少年人的调皮心思。方郡君站立在他身侧,清丽绝伦,超逸倾城,仿若一双壁人。


少女转头看他一眼,却没说话,端丽的面容上宛若凝冰堆雪,净玉生光。


沈剑秋突然就笑了,他抬起了手,在表妹及未婚妻的发上抚了一抚,却在看到少女微微控诉的眼神之后一触即离,乌黑的瞳孔中笑意更深,口中道。


“青女同谁学了一幅持重模样?你生的好看,多笑笑才好。”


方孟韦微微红了红面颊,她本生就天人之姿,此番更是面晕浅春,颉眼流视,仙姿玉色,神韵天成。然后,不甚自在地别过头去。


“表兄,莫要再把我当孩童戏弄了。”


她说了这句羞恼就已经消去了,面上也正经了许多,认真道。


“不然,我同阿兄说去。”


沈剑秋哈哈一笑,也正色道。


“好了青女,我不会如此了——”他说着,忽地一笑,“是了青女,为你取字这事,我想了好久,方定了下来,你要不要听一听?”


取字之故,听上不太恰当,其实别有缘由。齐地燕地因为辖地相接,世代交好,乃是通家之谊。而本代沈侯胞姐,正是本代方侯原配发妻,方世子和方孟韦的生母。而沈剑秋作为沈侯世子,更是和方孟韦自儿时就有婚约,笄礼之后就要许嫁。所以,未婚夫帮未婚妻取字,正是合情合理。


方孟韦无甚窘迫,坦然道。


“那还请表兄指教,若是不好,我是不认的。”


沈剑秋笑道,“我思来想去,只觉顺遂如意最难,虽然俗气,却大俗大雅,不若,叫如意如何?”


方孟韦眸中一闪,粲然一笑。


“希望正如表兄所言。”


终是事与愿违。



那年燕地郊外,少女容色如画,远处盛景如织,是后来沈剑秋在家破国亡,亲戚流离的颠沛之中,从未有一刻忘怀过的场景,让他在困境之中一直坚持下去,直到,这团火焰燃烧殆尽。


然而此时此刻,即使他被称沈家玉树,也还只是一个少年人,还不能从这些东西之中窥见未来,窥见暗潮涌动。


他只是有一种他不明白,也不清楚的预感,尤其是在看着来自大周中州,帝后送来的贺礼时,这股预感达到了顶峰,是某种积压许久的东西,是父亲姑父担忧的面容,仿佛预兆着,某些东西,就要腐烂。


烂在骨里。


沈剑秋他想,或许,他明白,又或许,他并不明白。


自正和五年起,在中宫册封两年后,这位威风凛凛的女子终于彻底掌握住了权柄,也是那时起,二圣开始了联手扫平着远境不服的诸侯郡国的过程。中宫明诚百战百胜的威名正是从那时起开始传颂。


五载征伐不歇,战车兵马碾过的地方,二圣的赫赫威名使得诸侯无不降伏,那是血,那是硝烟,更是无法磨灭的恐惧。


齐地和邻近的燕地虽说一直恭顺,却也隐隐在逃难而来的别郡人民口中,窥见了这种恐惧。


沈世子有时会问父亲,但是他得到的,永远只是一场叹息。齐侯的眼中,是深沉郁郁,让沈剑秋后来才明白过来的,惋惜惆怅。


其实,沈剑秋后来想,从表妹传开有着倾城容姿的那一刻起,也许后来种种,便是已经注定了的事罢。


燕侯之女的倾城无双,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开始已经是人人都歌颂传唱的传奇。


方孟韦,不知什么时候起,就成为了一座价值连城的人形珍器。


于是,后来的种种,便是顺理成章的了。


方孟韦及笄礼上,来自中州帝京的使臣,在代表帝后送上礼品之后,宣读了一份不难想象的诏书。


诏书委婉,又不容拒绝地宣读了一个事实。


圣人征召方侯长女入内。


方氏孟韦,如同北地进贡的绡织,南海上贡的珍珠,梁地纳贡的玉石一样,也被进上了大周中州的帝宫之内。


彰点着周帝的战功,诸侯的臣服。



在方孟韦上京那日,沈剑秋随着方侯家眷,一同送别了这位少女。


倾城美貌的少女隔着纱帘微微一笑,是冷漠淡然的浮影,绝色荣光,惊鸿照影。


“多谢表兄赐字,不过,如今,阿耶慈爱,思来想去,还是为我赐字——端顺,望我柔和侍上,恭顺端庄。”


沈剑秋胸口一滞,只是微微拱手,只道二字。


“珍重。”



其实方孟韦不知道,在送别她的前一日,齐侯父子二人,大吵了一架。


沈剑秋冷漠地注视着父亲的面容,几近冷肃地质问。


“是否是父亲大人,传颂的表妹美名?”


齐侯同长子相似的面容上,是一派平静无波。


“是我。”


他沉静地微笑,注视着长子还有些稚气的面容。


“魏地已平之事,你应当知晓了。孤想着,便觉战战,想了很久,终于想了些法子——青女生的好样貌,也当有些用处吧?”


他那样冷酷地,好像说着的,不是昔日宠爱的外甥女儿,不是爱子的未婚妻。


“那,若是上书,请封土归中州呢?”沈剑秋木然道。


回答他的,是齐侯的一记耳光。


“雁奴,我从来不知道,你如此天真!”


沈剑秋看着父亲的眼睛,第一次觉得,无话可说。



在正和二十年,齐燕因谋逆之事被诛灭,上下全族都被赐死的时候,沈剑秋在心腹掩护之下逃脱的那一刻,突然想起了父亲的这话,然后,他只剩下了苦笑。


阿耶,青女带来的安定,也就才九载而已,若你早知如此,还会这般么?


在颠沛流离的逃亡之中,他听到了贵妃自尽的消息。



正和二十六年,沈剑秋隐姓埋名六载之后,终于回归了燕地,他少时的故土。


此时,这里是燕王封邑。


物是人非。


——番外   长干 完——



评论 ( 16 )
热度 ( 50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