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all】长恨歌 中 之四

△照旧警告,性转ABO,楼诚真爱前提后宫

△景琰要回国进行琅琊榜剧情了(x),差不多下线了

△非常狗血OOC说三遍,慎入


中 之四

 

东城高且长,逶迤自相属

回风动地起,秋草萋已绿

 

夜幕,是深沉的夜色,大周内廷也早早就陷入了沉睡之中。淑妃萧景琰所在的清波宫内室,却还点着几星灯火,明明地映亮淑妃在榻上端坐沉吟的面容。

 

他端秀的面容紧绷着,手也握紧了衣袍的一角,像是很是紧张的模样。突然,外头梆子敲了三下,大宫女小新悄悄走了进来,小声道。

 

“穆郡主来了。”

 

衣袍迤逦披垂,拂在长长的御道之上。内廷已经是深夜之中,间或有着几星灯火闪烁。此时,有个身影在御道之上疾步行走,手中的提灯闪烁摇曳,熠熠生辉,却衬出了夜晚的格外凄清苍凉。

 

宫中人皆知淑妃素来安宁守本分,此时见清波宫标识也没什么奇怪,也只是猜度又是因为北梁之事要去请求圣人或中宫,所以虽奇怪怎么这个侍从有些脸生,却也没有过多在意,只是在远远看到清波宫幡过来之时远远避开。

 

萧景琰松了一口气,又突地绷住了脸,看着一个身影被小新引着穿过宫门而来,是容姿特秀,英姿飒爽的女子,只是戴着兜帽遮掩着面容,他心头微跳,起身迎了上去。

 

“霓凰可好?”

 

北梁驻扎南地的女将郎秀面容上浮出安抚神色,伸手解了兜帽,答道。

 

“还好,就是赶得急了些。”

 

她看上去虽沾染风霜,却年岁只二十余,形容尚稚,若旁人在侧,绝无可能一眼就看出这个身量中等,样貌秀丽的女子,是在父亲死后一手掌兵,维持北梁南地安稳,连中宫都曾赞过“北梁安定,中央赖林帅,边境赖穆郡主”的北梁赫赫有名的战将。

 

萧景琰虽一直心神忧虑,见到幼年青梅却也有些喜色,让霓凰坐下后才担忧道。

 

“还未问过霓凰可好……那事之后,有无被……”

 

霓凰苦涩一笑,捉着手上一串珠串叹道。

 

“有甚么好不好,只是对不起林殊哥哥,我为了明哲保身居然负了我们二人的婚约……”

 

萧景琰心知霓凰同自己表弟林殊亦是青梅竹马长大,早有鸾凤之约,若不是昔年林殊说过要待“荡平外族,方才成家”之话,他们二人早就已经结契成婚了。

 

只可惜不久前“赤焰之乱”发作,梁王猜忌极盛,霓凰毕竟生父早亡,又无什么族人襄助,为了不为此引来梁王对穆氏的猜忌,只好狠心说同林殊解除婚约了。

 

萧景琰看霓凰也神色郁郁,只好出声劝道。

 

“小殊在天之灵,也会不乐意见你这般,你若留下有用之身,也好为小殊他们洗清污名……”

 

听得萧景琰话语,霓凰喟然一叹,未作言语。

 

少顷,外头守着的小新敲了敲窗棂,萧景琰眉头一皱,才回神过来,对霓凰道。

 

“劳霓凰来接我了,外头其他侍从都已经睡下,咱们收拾收拾,便走罢。”

 

他说着就脱去外袍,露出里头方便行动的骑装,霓凰见他形容宛然,还是曾经那个北梁掌管兵事,被已废王世子一手教养长大的幼弟,突然便觉物是人非,抽了腰间软剑叹道。

 

“景琰,你又是何苦……留在大周,王上对你肯定要忌惮三分,不敢动静妃,回去不是徒增事端么?”

 

萧景琰眼睛闪了闪,面上却沉静如水,一派平静。

 

“我的王长兄一家不幸,好友因事猜忌而亡……还有宸妃阿姨,晋阳姑母,乃至七万赤焰军将士的血脉,我又如何忍心在异国安享尊荣?霓凰,你莫劝了,我是必要回去想方设法,为王长兄和小殊他们,讨回公道的。”

 

霓凰注视着面前人的面容,这个人的模样已经因为数年的养尊处优而有了些变化,可骨子里头,却还是曾经她一同长大的那个执拗固执的少年。

 

纵然身处北梁,霓凰也听过大周淑妃素来安宁持重,内敛少话,全然不似她记忆中的那个恣意飞扬被兄长呵护长大的少年。虽位居四夫人尊位,乃至又有一女承欢膝下,同圣人更是相敬如宾,可是,这般生活,又有什么意趣……何况,她也记得仿佛曾经萧景琰也有一点少年心思,玲珑心肠落在了别人身上,只是因为和亲之事,已经全然压在心底了……

 

霓凰叹息了一声,道。

 

“我说这话有些僭越,不过,景琰,真是苦了你了……”

 

萧景琰淡淡笑道。

 

“有何辛苦不辛苦的……”

 

“罢了。”霓凰斟酌着字句劝说道,“只是襄城公主,你又待如何?”

 

像是刺到了什么痛楚,萧景琰眸光一闪,却很快恢复平静,只道。

 

“婆娑的话,是我对不住她……”

 

“这样也好……有我这么个私逃的生母,婆娑应当日后就不会有那么些痴心妄想了吧……”

 

霓凰有些惊疑地扬起了眉毛,“这话如何说起?皇子皇女有御座之望,不是理所应当么,景琰怎么……?”

 

她虽是将领,却有分天性敏锐,细细打量了萧景琰神色之后,却生出一个异想天开的想头来。

 

“你莫要说……”她忽然抽了一股凉气,“他也跟着你一同过来的,你莫要说,襄城?”

 

心中一直埋着的事情似乎被人看出了,萧景琰却有种莫名的如释重负感,他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你好大胆!”霓凰大惊失色,“当真?”

 

萧景琰摇摇头,“我不知道,那晚……我同圣人……可能也同他……我不知道……”

 

霓凰这时才觉一头乱麻,她本来才勉强压下未婚夫冤屈而亡之事,此时却又半猜半懂的知道了这么个惊天秘密,实在维持不住镇定脸色。想要问些什么,说些什么,却一字也说不出口。只好皱着眉头叹气道。

 

“罢了,襄城是你之女,我无言多说,快五更了,咱们走吧。”

 

她抬头看阴沉天色,不远处檐牙高啄,钩心斗角,更觉深宫之中,险恶诡谲,难以猜度。

 

二人悄无声息穿过长廊,侍卫宫女睡了一地,萧景琰在襄城卧室前头站了一站,皇次女正睡得香甜,心中一软,不敢再看,引着霓凰穿过小道,到了御道偏远之处。

 

天光微微亮了,远远显出一线鱼肚白。又走几步,眼见小门不远,却有一个少年立在那里。

容姿英秀,俊朗挺拔,身着深青外袍,绣着龙纹,负着手看着天际。

 

萧景琰站住了脚。

 

“臣本以为会是圣人或娘子在这里,却不料是太子殿下。”

 

皇太子明台将目光移到萧景琰身上,赧然一笑。

 

“阿耶和阿娘说让我来等一等淑妃阿姨,并让我问问淑妃阿姨一句话。

 

——退不退回去?”

 

萧景琰歉然道。

 

“我已做了决定,又何劳二位圣人费心。至于——婆娑同清波宫上下,尽数托付给二位圣人了。”

 

太子道。

 

“阿娘说,淑妃阿姨若是立刻转身,那便还当大周淑妃,若是不,那便……”

 

萧景琰怔了怔,没有再说什么。霓凰看他面色青白,伸手扶住了萧景琰,对着太子道。

 

“我再来前,已陈兵二十万在梁周边境……便以此,换我同景琰安然回去,可否?”

 

太子微愣,很快拱了拱手,“这是穆郡主了吧,果然巾帼女杰……只是……”

 

他说着只是,却没有半分要移动的样子。这时,一个明丽的少女声音响了起来。

 

“大兄,阿耶同阿娘要我来同你说,放淑妃阿姨及穆郡主过去。”

 

燕王端丽秀美的面容出现在太子身侧,明台又怔了怔,默默移开了脚步。

 

“一路顺风。”他道。

 

“多谢。”

 

萧景琰话毕,就抬步向前,远处接应的人也驾着马车等在了城门侧,霓凰行了一礼权当全了礼数,便跟着萧景琰上前去了。

 

太子同燕王站在身后,看着那两个身影,渐渐远去,再无痕迹。

 

 

萧景琰走在从内廷到外城的路上,他恍然地想,他入内的那天,仿佛,也是这么条路。他那天看着宫墙那样高,以为毕生都无法望尽,却不料此生还有走出的那一刻。

 

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宫妃——心有旁骛,更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丢下了才六岁的女儿。

 

他曾经那样激烈地爱过一个人,更那样莫名地铸下大错,可是如今,走在这条宫道之上,他却发现,这些通通,都已经一派平静。

 

情情爱爱,因缘纠葛,也就,只是那么一回事而已……

 

如果,以这些换兄长陈冤洗雪,大白天下,亦是不枉。

 

如此而已。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57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