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修订补档/楼诚/all】长恨歌 外传 清平

△长恨歌李熏然外篇,我就不信发不了文字

△非常狗血及OOC,慎入,3K+一发完

△原版戳我:https://shimo.im/docs/aXGea3lqOZsjyOhu

读者群群号383886345

383886345

383886345




外传 清平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辽王长女衡山王姬未嫁前居处更是因辽王娇宠这个独女而显得豪奢精致,此番,王姬之女,清平郡主便下榻于此,她来辽州是为了祭拜父母。


庭院里有几株花开得分外好,虽还是花骨朵,却粉/嫩嫩的可爱,远远望去,如同烟霞雾罩,缤纷如画。


简瑶站在院中欣赏了一番美景,却没有久留,就匆匆进了内室。


床榻之上躺着的女子,容色秀丽,清灵俏皮,只是面上苍白,犹带病色,却正是清平郡主,李氏熏然无疑了。



“孩子有了,可不就生下了。”


简瑶无奈一笑,伸手点了点李熏然额头。


“你啊,自从舅舅舅母去后,你被长公主接去了帝京,我就觉得莫名其妙的。”


李熏然避开简瑶眼睛,嘟囔道,“瑶瑶,这是长公主同陛下恩德,有甚么莫名其妙的。”




简瑶心知李熏然说的不尽不实,但见李熏然苍白面色,还是不忍再问,端起案几上药碗道。


“罢了罢了,看他模样,对你不错,也算有能,我也常听人说你们感情好,就这样吧——好了幼娘,把药喝了。”


李熏然苦了脸,却怕简瑶再问,还是硬着头皮将药一饮而尽。






我不能……不能说……
药味涌上喉头,可李熏然却没有觉得一丝反胃,她只是无声地,坚定地在心里告诉自己。
不能,不能说。
 
她不会告诉简瑶,更不会告诉任何人,选择凌远作仪宾,是她唯一的选择。



中宫几乎是随意地披着外袍,懒懒地靠在榻上,周帝正陪在一侧,有一搭没一搭地同中宫说话,手里还剥着一个橙子。


大周如今的皇帝,明楼已经是将将而立的年纪了,眉目英挺而稳重,只是在看着皇后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温情来。


皇后支着下巴,不甚恭敬地——在李熏然看来,懒洋洋道。


“日子快到了吧?”


周帝“嗯”了一声,喂给皇后一片橙子。


“约莫是这一两个月了。”


皇后吃吃一笑,含笑也喂了周帝一片橙子。


“我装有妊也该足够了,只是如何生产,还要大兄你多费心才是。”


周帝敲了敲皇后的额头,温柔道,“诸事有我,阿诚你就放心‘生’一个皇子给我罢。”


“我当然放心。”皇后的唇上是橙子汁水的甘泽莹润,微微沁着一抹笑,“我总是信你的,大兄。”


她说着突然似想到了什么,道,“倒是有一事大兄,这孩子……没有乱了血脉罢?”


周帝——明楼仿佛有了玩笑的心思,调侃道。


“绝无可能,只是,阿诚,你怎么不疑我是我在外头的……?”


明诚一笑,是自信的神采。


“怎么可能?”


明楼“哈哈”笑了起来,温情脉脉地模样,“还是阿诚知我。”
 
帝后二人温情脉脉,情意缱绻,可后头的李熏然却只觉得冷汗涔/涔,汗流浃背,明明是那样酷热的天气,却好像如坠冰窟,手足也都没了气力。


怎么会?怎么会?



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臣女愿侍奉三清,为大周祈福,还望恩准。”


帝后的神色微微动了动,半晌,李熏然只觉得腿上酸麻,才听中宫开口。


“幼娘风华正茂,修道太清苦了——罢了。”她转头看向了明楼,“孤替幼娘寻个夫婿罢……太医院院判有个独生子,今年约莫有二十了,倒是个好孩子,不知幼娘……”


李熏然明白自己的遭际,她拒绝了入宫,帝后又拒绝了她出家,她更是在听了那么个大秘密后无法嫁给高门望族,只能听凭帝后安排,即使出嫁,也只能嫁给帝后控制下的人。


她看着中宫的面容,安然磕下头。


“臣女奉命。”
 

第二天,李熏然在太医院看到了帝后心许的她的未来夫婿,她看向那张清俊的面容,第一次像其他宗室贵女一般,几近嚣张地扬起马鞭,作出一副娇纵模样开口道。


“喂,我是李熏然,你叫什么名字,要不要娶我?”


那双眼睛有些惊讶地看向了她,不知怎地,李熏然突然觉得有些窘迫,耳根也烧得通红,好半天,她才听到那人回答。


“臣凌远,至于嫁娶之事……好。”


少女羞红了面颊。
 

正和十二年,册衡山王姬女李氏熏然为郡主,封邑清平郡,同月,郡主下嫁太医院院判独子,凌远。


也是在下个月,皇太子明台出生。
 

这场相识,是日后无数个野史都记载过的所谓“一见钟情”,清平郡主同仪宾爱情神话的开始。
 
但只有李熏然自己知道,纵然日久生情,但所有纠葛的一开始,都只是一个撞破阴///私的少女,想要保命而已。
 
正和二十年,在将独子交托给帝后为质后,李熏然终于得以带着一生的良人,返回自己的故乡。


——外传 清平 完——
注:衡山的设定就是参考了明台母亲,为了救镜楼受了伤,然后一直不好,生完孩子拖了几年就去世了。

而院判就更好理解了,帮帝后掩盖没有怀孕事实的,就是凌远老爹,他们都是自己人


评论 ( 6 )
热度 ( 33 )
  1. Angel__筱筱Freesia-irises 转载了此文字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