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补档修订/楼诚/all】长恨歌 上 之一

△算是旧文修改补档,楼诚真爱前提下的古代宫廷后宫文,时间轴为倒叙

△ABO设定,部分人物性转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曾经这个非常狗血雷的坑了?

原版戳我

上之一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初春,还有着凛冽的寒意,几枝红梅映衬着琉璃瓦色,更添殷红。


皇帝爱女湖阳公主被一群侍从引着,穿过御花园,就看到了宁晏宫。纷扬的红梅,伴着初开散乱的桃花,妆点得白玉阶上落英缤纷。


宫门是不出意外紧闭着的,无端端地显出几分寂寥,烛火的光芒从门缝中流泄,依稀可见旧日的奢华。


她不由有些怔愣。


其实对于湖阳而言,她于宁晏宫并不熟悉——即使她生于此。但是,出生之后就被抱到中宫的立政殿抚育,让湖阳更为熟知的,是中宫,是立政殿,而非生母的居处。后来,再大一些,她成为了长在圣人膝头的皇女,于生母,就更加的恍若陌路了。


注视了一眼宁晏宫的宫门,湖阳挥退了侍从,径直步入了宫室。


这确实是肉眼可见的宠妃居处,只是寂静的可怕,连侍奉的宫人也不见身影。烛火却点的通明,馥郁的香膏在底下静静地燃着,流泻出温暖的香气。这是北国上贡的上好香料,一两便能抵黄金。盘龙柱上升,有着口衔明珠的蟠龙冷冷地注视着下头的人,仿佛在嘲笑。


地上的地毯是南海郡供奉的的鲛丝,几个妙手日夜不歇耗费一年光景才完工轻薄柔软的像是云彩。夏季生凉,冬季生暖,如踩云端。


在这一派富贵当中,湖阳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被金玉珠饰笼罩着的身影。


她的生母。


女子衣着贵妃规制的大朝服,脊背挺直,重锦翟衣,那衣裳细细纹着翟鸟凤纹,乌发如云,伴着一串明珠披垂而下。


那身影是熟悉的,可又是陌生的。


似乎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女子回头,注视着面前这张同自己肖似的孩童面容,清丽绝伦的面上忽然浮出一个笑影,仿若明玉生光。


“是白娘么?”


湖阳颔首,六岁的女童朝着女子缓缓一礼,面上却是沉静无波的。


“是我,阿娘。”

 


女子那张超逸如画的脸上是一抹讥讽的意味,却一点没有损害这分美貌,恍若明月皎皎,似岭上雪,暗室生辉。


湖阳毫无疑问是像她的。


然而,这对母女的见面却没有分毫亲昵,贵妃只是注视着面前女童的容颜,低声道。


“你长大了。”


她叹息着,像是注视着曾经的自己,方侯娇养的爱女,骠骑将军宠爱的胞妹,那样愉快,那样如同梦境的少女辰光,然后,是在内廷中渐渐沉寂的宫妃。


“好在,你不像我。”


湖阳立在生母的面前,一言不发,像是一座安静的观音像,静美端丽。好半天,她感受到一只手触碰了发顶,贵妃轻轻地抚摸了女儿的发鬓,莞尔一笑。


“你真像他——不愧是中宫同他一手养出来的湖阳公主。”


贵妃没说那个他是谁,湖阳也没有问。


因为他们心照不宣地知晓,那个他,正是大周的天下之主。

 


“陛下,您对我的处置呢?”半晌,贵妃突然出声,湖阳一愣,才看到皇父的身影出现在眼中。她下意识想行礼,却被明楼制止了。然后,她听到父亲沉郁的声音,怀着一种怅然,和些许湖阳不明白的温柔。


“闭宁晏宫,停贵妃宝册,但用度一切如前。”


贵妃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陛下对我这样的罪臣之女,实在太厚。”


罪臣之女四字一出,湖阳就敏感地注意到,宫室之中仿佛被凝滞了一般。她虽才六七岁,却因为是被明楼养在跟前,对于政事也并非陌生,所以她知道这是因为前阵子,自己的外家谋逆,已经举族收押的缘故。


贵妃缓缓行下礼去,目光像是一片寂然的湖。


“我福薄,实在担当不起圣人的厚爱。何况,妾父兄罪大恶极,妾已无面目侍奉君前。”恭顺地说了这么几句之后,她素来温和的声音也染上了怒火,“再之,妾一族皆因此而亡,妾实不知有何面目苟活。”


湖阳突然慌张了起来,父母的对话让她嗅到了一丝不吉的气息,她惶恐地抬头——

 

正好看到贵妃脸上一丝决然的笑影,如同花朵新开,昙花吐蕊。

 

嘴角是鲜红,是血。

 

“孟韦——”明楼的声音,那样急切,呼唤着她的小字,方孟韦却粲然一笑,低低叹道。

 

“来不及了,时间已经到了。”

 

她语调愈发微弱了起来,只有一双眼睛闪亮的像是寒星一样,手用力抓紧衣摆,手伸出去,触碰到惶急环抱她的明楼,却又放了下去。

 

“我……只有一事想问。”

 

视线也模糊了,仿佛看到明楼迫不及待地点头,她仿佛问了出口,又仿佛没有。

 

“先以战乱阳谋平诸王,再以阴谋手段平列侯,此后,不止我父罢?”明楼一愣,却还是点了点头。

 她注意到了明楼的回应,如同意料之中的微笑了起来。

“如此……先祝圣人四海一统,事事顺遂。”

 

意识仿佛已经彻底混沌了,方孟韦伸出手去,触碰了自己的少女时光,触碰了此身永远无法回溯的过去。

 

“表哥……我想要的……”

 

记忆中那个身影握住了她的手,那个少年的轮廓还是记忆中的笔挺英秀。

 

“我知道的,表妹。”

 

她终于闭上了双眼,陷入了永恒的迷梦之中。

 

“我想看看四海列国,我想……剑秋表哥。”

 

陛下,你要我入宫,我入了,你抱走才出生的湖阳,我听从了,就连你要动我母家,让我不言不语,我也还是装糊涂做了帮凶……

 

可这回,什么禁闭,什么冷宫,我的去路,为什么还要听你的安排?

 

湖阳看着生母在父亲怀中咽下最后一口气,看着她再也不会睁开眼睛。


女孩突然就落下泪来。


活着,就不好么?四海一统,就不好么?可她为什么要选择去死呢?


窗外的落花散落,仿佛新血。掩盖了所有湖阳明白不了的因缘纠葛,爱恨痴缠。

——tbc——


评论 ( 8 )
热度 ( 74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