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方】皇室绯闻 幕间 06

皇室绯闻 幕间 06

 

明诚POV,第一人称OOC,楼诚,诚方

 

06 深渊

 

在国外的日子,我过得很忙碌,忙着接手贵婉的工作,忙着将改革社改组成一个更为有利的社团,乃至……政//党。

 

也许是因为忙碌,我居然没怎么梦到过明楼。

 

很是奇怪,刚来国外的那几个月,我夜夜梦里,几乎都是他。有他年少的模样,有我们热恋的时光,还有……他放弃这段感情时痛苦的样子。

 

好像对于我来说,我只有在远远离开他的时候,才能放心大胆地抒发,我对于明楼的爱情。

 

 

出国前的事情,与我而言,完全是一笔乱账。

 

同明楼彻底分手后,宫内厅也撤离了对我的监视,我也通过贵婉的路径办下了去法国的签证。在忙着处理国内的琐事杂事之中,我也听说了明楼要再婚的消息——同一个年少的,家世优越的Omega。

 

我能够理解他的这段新的婚姻,也没什么其他的想法。

 

大概因为我天性就是一个冷漠的人吧。

 

后来,断断续续地从我的渠道听说明楼拒绝了大婚礼,听说他同未婚妻相处的不错,我也把事情处理的差不多的时候,明楼突然通过贵婉向我寄来了请柬。

 

其实我是不明白这些开始新感情之后把前任请来的想法的,表示藕断丝连?表示什么其他的?

 

我个人而言是不想去的,这段感情对于我,乃至明楼来说,都太疲惫,甚至无力。

 

但婚礼前,我还是去了婚礼现场。

 

我本意是远远地看上一眼,可是没有料到,明楼居然会看见我,然后居然发疯了一样中断了婚礼从后门出来堵住了我。

 

他穿着黑色的燕尾服,样貌还是那样英俊笔挺,好像要走过来,却在距离我还有一两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他眼睛乌黑深沉,我发觉我居然没有办法看明白他在想什么。

 

然后他开口,对我说。

 

“我……我后悔了阿诚,我们,一同走怎样?”

 

我知道他只是一时冲昏了头脑,只要过了这一下就会反应过来。而且,我也明白,他不能够任性。

 

于是我对他道,用了我生平最冷酷的声音。

 

我问他。

 

“你能够收敛信息素了么?”

 

他表情一下子难看的像是在哭,我还要再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了。他看了我好几眼,终于下定了决心,转身走掉了。

 

告别了明楼,我顺着后方的花园一路前进,却被另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堵住了。

 

那是方孟韦。

 

婚礼的另一个主人。

 

他雪白的外套已经有些凌乱,眼睛还通红着,像是刚哭过了一场。

 

我很是惊讶,站住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方孟韦抹了一把眼泪,才哑着嗓音回答我,说不需要。

 

但是,他这个模样,实在没有一点像是不需要帮助的。脸颊是通红的,可能是奔跑或者哭泣的缘故,眼睛乌溜溜,像是沁了一湖水。

 

或许是什么冲动,我伸手碰了碰他的额头,温热的。

 

却像是突然点起了一把火。

 

淡柠的气息仿佛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我似乎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吸引。

 

生理层面的。

 

渴望,渴求,仿佛有某种东西在告诉我,我应当,我确实,爱这个人。

 

面前的这个人,就是我的一生挚爱。

 

我突然明白了过来。

 

这是属于O的发情期。

 

而我同方孟韦的信息素,契合度应当高于百分之九十。

 

他似乎也懵懂了,看着我不知所措。

 

只是那样恳切地看着我,说“拜托了”。

 

在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半扶半抱着方孟韦到了我临时居住的酒店,名为欲望的东西似乎再也无法控制住。

 

朦朦胧胧,被淡柠味彻底包围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同明楼在最初的几次床事。

 

那时我无法感受到明楼的信息素气息,而当我可以感受到的时候,我们已经无法触碰,他的气息也成为了我最为厌恶的气息。

 

在进入的那一刻,方孟韦似乎问了我什么,我却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作出了或许我会后悔,也可能不会的承诺。

 

“我会标记你。”

 

第二天看着这一团乱麻,我感觉我整个人已经分作了两个,一个跌入了深渊,一个浮在表面,冷静地分析着这一切。

 

我完成了对方孟韦的标记。

 

终端也是在这一刻响起的,我接起的那一刻,不出意外地听到了明楼的声音。

 

我冷静地告诉了他我对他未婚妻——不,是新婚妻子的标记成功。

 

仿佛嘲讽一般地等待着答案。

 

终端那边的呼吸似乎一下子急促了,然后,我数了几秒,听到了明楼极尽冷酷的声音——我明白,那是已经放弃一切孤注一掷的声音。

 

他说,“喂小方避孕药,然后,我会继续和小方的婚姻。”

 

啊,我想,我彻底跌入深渊了。

 

 

就像是小时候被养母虐待的时候一样,我幻想过有人拯救我,但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其实一直身处地狱。

 

从未离开。

 

 

从思绪中回过神,我发现方孟韦已经在沙发上睡熟了过去,我们的气息交融着一股迷幻的温馨,我伸手拍了拍让他睡得更熟,然后开始默默思考明日会见方家人要做些什么。

 

交换利益,寻求帮助,然后……

 

这想法冷酷的我无法相信。

 

我本来就已经有罪了。

 

我要伤害我爱着的人,我要利用爱我的人。

 

突然,我想起了养母在诅咒我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

 

她说。

 

“你别想幸福地过下去。”

 

 

我本来就没法幸福地活着。


——tbc——

PS:信息素那句是提醒明楼他们没法在一块。


评论 ( 8 )
热度 ( 64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