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方】皇室绯闻 幕间 02

皇室绯闻 幕间 02

楼诚的场合,明楼pov,比较ooc和恋爱脑,有私设,慎入

AB,AO,BB可以结婚并有孩子,AA无法拥有孩子并且信息素互相排斥,不收敛信息素的情况下连身体接触都做不到。

02  起初,爱情炽热如火焰

明楼

明楼头次遇到明诚,他九岁,那时甚至明诚都还不叫明诚,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宫廷女官的养子。

他小时候不太爱和小孩子玩,当时的明台又太小,还在喝奶,明楼起初对于所有小孩子的印象都是明台——软趴趴又脏兮兮的软体动物。

明诚那时候其实比明台也大不了多少,顶多才几个月吧,但可能是滤镜作用,明楼觉得这个小孩子倒是比明台要可爱许多。

后来发生了什么明楼也没太印象了,只是记得他很心安理得地开始在这个小朋友——他已经有了个新的名字,明诚,身上感受当兄长的乐趣。

脱离了孩童时期,明楼很快意识到明诚是个天资非常出众的人:无论学习什么,还是对思考,都很有自身的看法。

对于这样的天资,很难让人把他当作一个孩子,而是当成一个可靠的同龄人。

大多数小孩子小时候都会幻想过未来的另一半吧,明楼也一样,虽然他不是个很有少女情怀的人,但也想过这种问题。

明楼起初梦想的另一半的模型来源自母亲和姐姐——也是他生活中少有的女性,但进入青春期后,明楼却也朦朦胧胧地想过,如果能同明诚在一起,也未尝不可。

不过明楼也会觉得想笑,毕竟,现在想这些还是太早了——毕竟明诚还是个只有十岁的小孩子,即使要谈恋爱也是未来式的事情。

再说,他自己也只是这种想法,要说恋爱,甚至要说对一个孩子产生爱情,也是蛮可笑的。


要说真正意义上产生更为深刻的好感,应当要说是他留学归来,明诚高中那年。

他那时已经二十来岁,元老院和内务省都在催促他尽快定下婚约对象,但明楼自己是不置可否。

为了摆脱催婚,明楼在又一次被姐姐絮絮叨叨的时候看了看时间,注意到正好是明诚放学,干脆当机立断地起身,冲着明镜笑笑。

“不说了大姐,我去接阿诚放学。”

明镜嗔怪地看他一眼:“你啊,总是那么多理由。”

他打着哈哈笑了笑,看着明镜挥挥手让他退下,也就脚步轻快地出了门。

天气还不错,明楼也索性没有叫车,而是换了双方便行走的鞋子,直接走了过去。

明诚读的学校,是宫内厅办的,主要就读成员是贵族和皇室成员,比较注重素质发展,所以放学也早,如果没有参加社团活动,差不多也就可以直接回去了。

明楼走到学校门口,就看到明诚从学校出来。他也有十六七了,个子正在拔高,被笔挺的制服映衬得更是玉树临风,丰神秀丽。

明楼怔了怔,才注意到明诚已经有了些成年人的模子,才反应过来,就看到明诚似乎也看到了他,伸手挥了挥。

“大哥怎么来了?”

明诚变声期才过不久,本来清润明朗的少年嗓音有了些低抑,却还是温润如流水。

明楼失笑,凑过去拍了拍明诚肩膀。

“天气好,随意走走,顺便过来接你。”

明诚“嗤”地一笑。

“原来是顺便么?我还以为大哥是主动过来接我的呢。”

他笑的时候眉目弯弯,俏然如画。

明楼这时候也忍不住想,明诚应该是在学校里头很受欢迎吧。

他心头一跳,却没甚在意,掩饰般地抓起明诚手腕。

“好了好了,是大哥错了,为了道歉,我请你去吃饭怎样?”

明诚含笑应了,春光映衬着他的面容,像是一个梦境。

这笑容,明楼自觉是永远记着的。

后来,本来随着明楼去留学有些生疏的关系,在明楼的努力下,又渐渐地亲密了起来。连明镜都调侃过,说他们又好的像小时候一样。

明楼也只是一笑,继续在各种闲暇的时光带着明诚四处走走,似乎被催婚的苦恼也被磨灭了。

某天晚上吃过饭明楼带着明诚在公园散步,明诚和他交谈过后,突然笑得戏谑地问他。

“我听明台说大哥近来桃花很盛?”

明楼忍不住伸手敲了敲这个笑的狡猾的少年的额头,才道。

“这桃花给阿诚如何?”

“嗳——”明诚讨饶道,“大哥还是饶了我吧。”

又说笑了一通,明楼突然心头一动,忍不住道。

“阿诚也要十八了,之后有什么打算?”——其实说着十八,明诚也才十七多,还是个因为小时候原因发育迟缓现在还没分化的少年人。

但明楼却在面对他时,情不自禁地把明诚当作一个同龄人——因为对方的聪颖。

明诚笑了笑,伸了个懒腰,“我嘛……大概就是先读书吧,然后未来做想做的事。”

“那家庭呢?”明楼又忍不住追问。

“啊,大概就是找个B吧,或许再有个孩子,然后这么过下去。”

明诚说得平平淡淡,却没什么向往的意思。

像是被什么驱使了一样,明楼突然道。

“嘛,虽然我是个A,可能不太符合阿诚你的预期,不过你看我怎样?”

话说出来时明楼就有些后悔——但只是后悔话说得太快,而不是后悔说的内容。

心里藏着的情思好像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啊,对,如果真要拥有一个家庭,明楼希望的另一半,是明诚。

未来明诚是O最好——免得元老院啰嗦,是B也无所谓了,反正明楼的母亲也是B。总之不管怎样,他想同明诚在一起。

还有种可能,那时候他却潜意识里没有思考过,

明诚怔了怔,但很快这个少年反应了过来,他似乎是笑着的,又似乎不是,他只是歪了歪脑袋,注视着明楼,那双乌黑的眼瞳深沉内敛。

“大哥是喜欢我吗?”

话说出来了明楼也就没有了后悔的意思,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是这样。”

明诚微微抬了抬头——他身量目前还是没有明楼高。

“那就多指教了,大哥。”

他们在月光底下接吻了,那晚的月色很美。

——tbc——




评论 ( 7 )
热度 ( 54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