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诚方/古风】相思草 外章 纵横

WARN:《相思草》平行时空,白月光和替身骑自行车跑了的脑洞文。

同正文无关。

古风仙侠

CP诚方水仙

章之一 宛转相思忆当年(1)

“……念去去,更万里相思,曾向谁述。”平州小道上,一辆马车缓缓前行,驾车之人吟了这么半阙词后,才轻叹一声。

他声音清润明朗,虽不通音律,却凄婉之中,别有一番动人心弦。

念到“曾向谁述”之句后,这驾车的青年停口不语,只是挥了挥马鞭,在空中刮出一道脆响。

此地平州,地处大周东南,虽常年气候温和,却也还有几分冬日料峭。

马车静静在驿道上又走了走,才听得马车里头传来一个声音,这声音虚弱无力,带着几丝病气。

“咱们是到平州了罢?”

这话虽是问句,可却含着肯定,驾车青年噙着笑点了点头,才道。

“过了永安驿,就要出平州府了。”

“唉。”车中人听得此话,悠悠叹了口气。“自更和三年我离开平州,到如今,居然也有一十六年了。”

说到话尾,他呼吸一促,不由呛咳起来。驾车青年勒住马车,伸手入车,却扣住了一只白生生的腕子。

这手腕皎白秀丽,恍惚间让人想起唐人“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之句。只是形容不足,有分柔弱。

车中人还未来得及说话,便感觉一股热气从青年手中传导过来,温热妥贴,胸口凉意也被平复。

他待要道谢,却看见青年微微一笑,这青年面容平庸枯黄,可这一笑之下,双目明澈流转,灿然如玉。不由心中一动,暗道这青年单看眼睛倒是个美人。

还在怔忡,青年就着这个姿势手一用力,不待他挣脱,就把他拉了出来。环着车中人笑道。

“还才六七岁模样,就别说这种老气横秋的话儿。”

原来车中人居然只是一个形容约莫六七岁的孩童,乌发雪肤,生的形容甚美,面貌秀美,容姿端丽。只是眉目中神色却全不似一个孩童,沉沉郁郁,容颜之上带着一股病色。

青年探手在这孩童眉心揉了揉,笑道。

“你这模样,笑笑才好看。”

那孩童皱了皱眉,道——他本来也是温和的世家子弟,几经周折后也有了些不虞,这话说得并不客气。

“你知我事,我实际都是将将而立的人了,又如何能如此轻浮?”

青年道,“话是如此,可我前几日用师门《灵飞经》为你洗经伐髓,后天返先天,正好还了稚儿之体,日后修炼,也事半功倍。”他说到此处,又道。

“只可惜我修为不深,你身子里先前损耗太过,只好去师门为你求药,好早日固本回元。小孟,我却真心想让你笑一笑的。”

被唤作“小孟”的孩童怔了怔,青年的眼神柔和,他却克制不住想起了曾经见过的那双眼睛,也是一直柔和的,却是笼罩在谎言里的眼睛。即使以他本性温柔,此时也无端生出一股愤懑,呵呵道。

“说甚么真心呢?这话……可别多说了。”

小孟心神不定之下,胸口抑抑之气不由上涌,青年吃了一惊,慌张用手抵住小孟后背传导过元气,好容易看属于孩童秀丽的面容恢复了血色,青年才叹道。

“本想直接回师门的,看来如今得先去拜访一下我师了。”

小孟无可无不可道,“我听你的。”

青年仿佛是为了哄他开心,又笑道。

“也是小孟运气好,师尊正在平州。说来师尊医道通玄,想必小孟你也听过师尊名讳吧?”

他说到这里闭口不说,只是双目流露鼓励之色,仿佛要小孟询问,逗他说话。小孟心中微微一动,道。

“尊师是?”

青年听小孟这一问,眉目染上一抹笑影。

“家师不才,号称琅嬛境天女,名讳贵婉。”

小孟一惊,手却不由握紧了车轴,强笑道。

“原来,你同仁孝皇后是同门师兄弟?”

他说着说着,突然住了声。

远处寒风刮起,正折断一根枯枝,凄清萧瑟。

评论
热度 ( 8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