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fate paro/废稿放出】永夜 (只有开头)

WARN:很久之前的脑洞,压在硬盘里一直没动,想了想还是放出来,权当不留遗憾吧。

序章仿FSN文字剧本格式注意

——————

序章

无尽的光明,在召唤所用阵法之中涌现的是无比耀眼的光芒。

手上的圣痕仿佛在灼烧,他只是睁大了眼睛,努力想要透过这光芒看见出现的人影。

是那样清润的声音,如同泉水一样美丽又清澈。

甲胄之下的骑士看不清面容,却能看到如同梦境之中一样明澈的眼眸。

那不可思议的,传说一般走出来的人这样开口。

“——我问你,你是我的Master吗?”

这是永生也无法忘记,或许在长夜之中,也绝对无法忘记的。

记忆。

——二十五年前——

那是那么久那么久之前的事了。

明楼看到有人在哭泣,嘈嘈杂杂,充斥着古怪而悲伤的气氛。长姐瘦高细长的身体立在前面,乌黑的发丝上妆点着白色的小花。她那样坚定地站立着,踌躇满志的犹如一个无畏的战士。

从长姐那里将目光收回,明楼的眼睛触及了面前摆着的黑白照片。

是父母的面孔,在照片中微笑。

是了,死亡。

恍惚间听到母亲温柔的话语。

“这场战争,祝福父亲怎样?”

“战争?”他抬起头,无声地询问。

“是的,战争。”温婉秀丽的女子重重点头,肯定地给予了回答。

父亲……在明楼所不知道的战争中去世了,随后,母亲也随之而去。

这便是明楼能够获取的信息。

无法报复,更不能伤怀。

因为这是所有魔道名门都在追寻的事务,在名之为“战争”中夺取信念的事。

所以,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父亲已经有觉悟了。

明楼注视着长姐的背影,明悟从心底涌出。

啊啊,这,也是我的觉悟了。

——三年前——

那柄剑或许只能说是梦中的造物吧。

明楼看着面前安放的兵器,也不由显露出了可以说是惊叹的表情。

是属于那位陛下的兵器吧。

他看着流露出微笑的明镜,也回以了笑意。

“大姐,您可真是了不起啊。”

明镜有些自得,有些喜悦地出声:“这件圣遗物,应当可以为你带来那位陛下吧……如果这样,我们明家一定可以赢。”

明楼点点头,看到明镜的面容上的喜悦褪去,浮出了一丝担忧。

“上回的圣杯,险些被东瀛夺去,所以……这会,圣杯一定要被华夏魔道夺得,你有信心吗?”

明楼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点点头。

看着明镜离去,明楼的目光从那柄剑上离开,突地笑了。

“啊,果然还是,想试试用契合度召唤。”

他微微抬手,手背的圣痕清楚而明白。

——tbc——

*那位陛下:萧景琰,预定会用saber职介降临。

设定:Saber景琰,Caster长苏

明楼的Servant职介为Archer

没了。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