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原创/存档】中宫

高中时期的一个练手,从旧本子里翻出来,放到这里存个档

——————

【原创/存档】中宫

在纪冉人生的前一十五年,她从没想过,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女子。在得知自己被选为皇后之时,她心中只有满满的惶恐不安。

圣旨上的字那样的清楚明白。

[……咨尔纪氏,乃兵部尚书道宗女也,仰承皇太后慈命,册尔为皇后。]

看着家族亲眷们,父母那样惊喜的神情,才十五岁的少女第一次有了局促不安的感觉。

衡章三年,黄道吉日。坐在凤銮之中,十五岁的纪冉抱紧了手中的玉瓶,隔着重重红纱望出去,看见的是满面富丽。而耳畔,母亲方才严肃的语句,殷切的嘱咐,却一字一句在回荡。

“冉娘,蒙圣人厚爱,尔为皇家妇,为中宫,母仪天下,就由不得你任性妄为!”

是的,端庄贤淑,不嫉,不妒。

她的世界,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少女心思,再也没有孩童性情。

行礼毕,她被命妇侍女们服侍着在寝殿坐下,远处的喧嚣渐渐远去。纪冉等了很久,终于等到眼前光明,盖头掀开时,她看到了一张殊丽如画,高雅雍华的面容。年轻端秀的帝王眉目带着些许审视,就这样看着纪冉,乌黑深沉的眼瞳,不辨悲喜。

纪冉仅剩的些许对于未来夫婿的期待,终于在这样深沉的眼瞳之中,消失无踪。

只因为她看的明白。

那双眼中,疏离淡然。

无有私情,无关风月。

那是一双志在万里江山,充斥青史留名野心的眼睛。

所以,纪冉同他做不了一对尘世中最平凡的小夫妻,相依相守,白发偕老。

因为,他要做明君,需要一个贤后,才能算得上完满。

纪冉冲着面前人微微一笑,道。

“圣人。”

帝王温然道。

“梓潼安好。”

她笑,“有何不好?”

是啊,她才十五,就已经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子,又有什么不好?

此后的日子里,他待她不得不说是好的,他敬重她,关心她,给够了她为嫡妻的体面。甚至作为一个帝王,他还能记得她的一些小小爱好——什么她少有的不爱簪花小楷,却偏好颜体,于是常常给她找几份好帖子;什么她不爱吃甜,却爱吃辣,他同亲近人出宫时也会给她带几份京中特有的美味。

陪嫁的侍女都说圣人当真是个好夫婿,不无歆羡地对她说。

“您瞧瞧,圣人对娘子您多好啊。”

而纪冉只是笑笑,却不说话。

她那样理智,又是那样的明白。

这个人,他是天下之主,又兼有容貌和才华,性情也极好,一切一切都是极好的,可他却是一个绝不会有着情情爱爱的人。

这理智这明白让她是那样的痛苦,可纪冉知道,她必须明白。

只有这样,才能无忧无惧。

他其实对女色并没什么要求,后宫之中虽然也有几个妾妃,却也流水般的变换,不被他放在眼中。她被旁人说受他尊敬,受他倚重,可也只是因为她是嫡妻,是元后,她又知礼,守本分。

可是倘若她这个位置上是另一个女子,受到的待遇,同她也是绝无两样。

没有分毫差别。

他曾感叹地对她说过:“内廷安静,多亏有你。”

而纪冉只是抬头端庄道:“本是妾本分,又何消圣人分说。”

是啊,本是本分,哪用得着说?

衡章四年的时候,她头次有孕,对于嫡长子的期望,让这对年轻的帝后都更是心花怒放。

从这一刻,纪冉从没那么清楚地明白过。

她毕竟是元后,是从正阳门入,告祭过天地的元后呵。

所以,她的孩子,是正出元嫡。

之后,虽只得一个女儿,但她还是高兴。毕竟,在这样寂寞,这样无趣的深宫之中,她居然有了那么一个血脉延续,是中宫嫡女呢。

后来?

大周有了嫡长子,她同他有了长子。

这一次产育要了她半条命去,睁开眼时,她头一次看见他那么高兴,她也不由笑了。

不过也是,他要为明君,调教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也是应有之事。

这个孩子,被他取名为玺,竟然是明说了立储的意思。

阿玺生就聪慧,又是嫡长,也难怪他教导起来。尽心尽力。

可他们都没想到,她视若珍宝,他那么满意,满怀希望的阿玺,都长到十岁的年纪了,怎么会夭折呢?

如果早知如此,又何必那样全心全意?也好过如今的,肝肠寸断。

看着阿玺闭上眼睛,纪冉觉得,自己也跟着一并去了,她也想过要不干脆就一同去了,可是不行——

——毕竟她还有个女儿,她不能扔下她。

而且,她是皇后呵。

所以,不能感情用事。

于是,她就只能偶尔在梦中想一想,如果他不是天下之主,她不是中宫,他们是不是就能看着孩子长大,娶妻生子,安然恣意?是不是就不用她白发人送黑发人?

没有答案。

毕竟他已经是一国之主,她已经是皇后,又怎么又假如?

时光之后就像是流水一样,她都没有什么意识,就已经是白云苍狗。

她送了爱女出嫁,她看着宫中妾妃变换更迭,她看着他的皇子们渐渐长成。

直到某天,竟然有人恭喜她,说娘子您做了祖母。

于是回首一看,已经是满眼沧桑。

曾经也是年少在闺中偷偷想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少女,曾经也是天真烂漫幻想过良人的少妇,可是如今,那么久长的岁月,只变作额上细纹,发间斑白。

宫妃们变来变去,那个皎洁如同月光的少女,盛宠一时,却红颜早夭。那个绚烂如火的女子,恣意飞扬,明丽如画。

她那样真切地意识到。

红颜易老,芳华早逝。

有时也会想,人生就这么过去了?可很快她只是苦笑。

这一生,也就这般过去了。

某天她侍奉圣人起身,悄悄为帝王拔去一根白发,却被他发现,偷偷笑她:“梓潼也是诙谐,罢了,天下又哪有不老的人呢?”

她眨眼道:“妾也老了。”

眉目还能看出英挺俊丽的帝王呵呵一笑,伸手握了她手,“没事,你我二人,也算白头偕老呢。”

她转头掩了泪意。

四十年的夫妻,竟然也就这么过来了。

再之后,深秋的某个时日,女儿济兰进宫来看她,那张清婉的面容是满满的安乐喜悦。她不由满足地感叹,真好,她没品尝过的夫妻情深,她没感受过的家庭欢乐,让她的孩子能尝一尝,多好。

她抚着爱女的发丝,看济兰像儿时一样倚着她撒娇,面上浮出安然的微笑:“好孩子,阿娘唤你来,是有几句话想赶在……”她停了停,还是没说什么,只道。

“我就平白嘱咐你几句。你阿耶同阿娘一样疼你,你又是嫡公主,往后,你只要记着别僭越,你阿耶就会一直疼你——”

“至于你那些阿弟……”她淡淡道”,“再闹,也同你无关。”

本就如此,再什么夺嫡,再什么争夺,也同她这间宫室中的人无关,反正,她已经失了她的阿玺。

看着爱女点头,她终于满足欣慰地闭了眼。

“好孩子,你去罢,让阿娘睡一会。”

就这样,一睡不起。

她记得她入宫的那天,天高云淡,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同今日一般无二的,好天气。

“……圣宗懿德昭宪皇后,纪氏,小字冉,中州上京人,辽国公,兵部尚书纪道宗女也。衡章三年,圣宗册后为皇后,六月,大婚。自正阳门入,正位中宫。后性端淑,尤俭约,凡所服御,取给而已。衡章四十三年三月,后疾甚笃,染病危悴,圣宗以皇子皇女书经,以为后祈。后闻,乃言:‘妾,一妇人尔,死生有命,非人力所加,岂求佛可延?’遂止。九月,崩于太极宫昭阳殿,年五十五。衡章四十四年正旦,葬于定陵。圣宗书谕曰:‘后自笄年,仰承皇妣敬穆皇后命,作配朕躬,结缡四十余载,孝顺恭顺,温良淑德,始终如一。奉侍皇妣,克尽孝忱,深蒙慈爱。服膺朕训,历久而敬德弥纯,懋著坤仪,正位而小心益至,居身节俭,待下宽仁。慈惠播于宫闱,柔顺发于诚悃。四十载中宫,内政聿修,德辉愈耀。兹不幸于衡章四十三年九月崩逝,深切痛悼。’乃册谥曰懿德皇后,仁宗,孝宗,累加谥曰懿德敬贤惠庄淑和昭宪定天诩圣文皇后。子一,悼文皇太子讳玺,夭,女一,皇长女广平公主。”

                                      《周史·列传·圣宗后妃·懿德皇后》

——全文完——

评论
热度 ( 16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