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快穿】白月光手册 第一个世界 ㈡

1.2 千古一帝的结发元配

“嘶”

明诚抽着气,背手将伤药涂在伤处——许是这身体养母也担心阿诚身上伤被发现,各色跌打损伤药倒很是齐全。他支着身体从床头柜中翻出一瓶伤药,净了手,小心地开始上药。冰凉的触感在火辣辣的伤口上,让明诚不由抽了一大口气。

好容易把能碰到的地方都上过药了,明诚刚穿好衣服,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梳着丫髻的小宫女拎着饭盒走了进来,见明诚看向自己,露出来一个笑意。

“桂姑姑要在长公主那里侍奉,我想着你怕是没人拿饭,就干脆给你拿过来了。”

明诚的脑海中跃出这个小宫女的名字,他也学着原身怯生生地朝着来人笑了笑,口中道。

“阿香姐姐。”

“欸——”唤作阿香的小宫女笑吟吟地应了一声,又托着饭盒到桌前,利索地收拾了桌子,还贴心地帮明诚打开饭盒。

“还热乎呢。长公主赏了我一碗桂花粉蒸新栗糕,我想着你爱吃,也带过来了。快吃呀。”

看着少女温和的眸色,明诚心中一暖,道。

“我知道了阿香姐姐,您别忙了,我自己来。”

阿香掩嘴一笑,又吩咐了几句,就走出了房门。明诚目送着阿香走远,又小心把门关上,走到桌前,拿起了筷子。

菜一荤一素,却看起来很有些诱人,阿香说过的那碟子糕点也放在一旁冒着淡淡的甜香。

明诚夹了一筷子清炒虾仁,香嫩可口,他混着白米饭吃了,又拿了一块桂花粉蒸新栗糕放进嘴中,果然是清甜软绵,入口即化。

他弯了弯眼睛,很是惬意舒心的模样。

那个声音却好像看不惯他这般惬意一样,突然又开口道。

[友情提示,按照十二岁立后的话,你只有不到三年了]

明诚又咽下一口菜,才懒洋洋道。

“不急,让我先吃完饭。”

那个声音其实并没有常人认为的感情,此时不由也对明诚的举动有些惊讶的情绪生出,但它没有多问,耐心等待明诚将最后一口饭菜吃完。

它也游戏过,见过所谓的“快穿者”,“任务者”,但那些人举动都有规律可循,唯独明诚,它不知道对方下一步想做什么。

眯着眼吞下最后一口桂花粉蒸新栗糕,明诚似乎是看出了那个声音想问些什么,突然道。

“这个身体刚受过伤,我好歹得先吃点东西补充能量——至于怎么做,我已经有了想法。”

那声音道。

[我也总结过一些人做法,有些在你处境下会选择带着伤跑到皇帝跟前,然后……]

明诚一笑。

“这确实可以做,但我要先做一件事。”

他眉目有些狡黠。

“你听过梦中情人没有?”

*

新帝明楼此时方十岁左右,即使再怎么说日后的英明果敢,他这时也只是一个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孩童。

他刚上过骑射课回来,所以虽然是大冷天,明楼额上还带着微微汗意,脸上红润,英挺的眉目没有表情,只在步入内厅看到长姐的面容时,才显出一丝笑意来。

明楼的长姐,湖阳长公主明镜看见胞弟进来,也浮出了一抹慈和的神色,忙不迭地吩咐起下头人来。

“瞧瞧你,大冷天的一头汗,赶紧擦一擦,别受了寒。”

明楼安抚姐姐道:“无事阿姐,我知道的。”

明镜看着内侍们给明楼换过了衣裳,也笑道:“好好好,怎么就学了一副大人样子。”

一旁的桂姑姑凑趣地开口——她本来是明镜的贴身侍女,也有这份脸面:“这才是圣人是圣人的缘故吧。奴家里那个阿诚,也就比圣人小了一两岁,却还只记得淘气。”

明镜被逗得一笑,道:“大郎也就是会做个样子。对了,早说桂姨你哪天带着阿诚来看看,孤也好叫大郎给赏个出身,让桂姨你也做个诰命。”

桂姑姑神色变了变,却很快笑道:“奴不敢劳动公主,再说,奴想让阿诚自己谋个出身,幸进的总是听得不像。”

明楼在一旁听着,道:“不料桂姨这般有志气,到时朕一定记着他。”

说笑着,又陪着明镜用过了晚膳,明镜看着不早也吩咐内侍们好好服侍,就出了昭阳殿。

明楼又看过了一两页书,实在困倦,就洗漱之后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许是方听着人说了几句桂姨的那个养子,明楼竟然模模糊糊地做了个梦。

*

他梦见自己站在一间房前,明楼认得这是掖庭宫中的居处,实在奇怪,他伸手推开了门,看到房中床上躺着一个孩童。

说来也古怪,明楼居然不知为何,就在心中确定,这就是明镜桂姨说话中提到的那个“阿诚”。

明楼怔了怔,刚想移开步子,就听见床上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啜泣声。

他吃了一惊,不由问:“怎么了?”

床上孩童似乎也被明楼唬了一跳,坐起身来,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吃惊的盯着他。

虽然房中昏暗,明楼仍可看出这孩子长得粉雕玉砌,然而面容却过于瘦削。

那孩子眼睛还通红的,看着明楼有些怯生生地垂下头,突然道。

“…大人都会打坏孩子么?”

明楼有些莫名其妙,但看着这个少见的差不多年纪的孩子却心中软了软,斟酌语气道。

“不会……吧,先生说,做错了要讲礼才好。”

那孩子睫毛上还挂着的泪珠晃了晃,又道:“阿娘要会讲礼就好了。”

明楼仿佛明白了什么,情不自禁伸出手碰了碰孩子的头,温和道。

“别怕,我会记着叫你阿娘讲礼。”

那孩子冲着明楼一笑。

“好,谢谢你大哥哥。”他似乎又想到什么,开口道,“对了,大哥哥是什么人呀?”

明楼还没想到该怎么说,只随口道:“我在宫里,听见你哭就来了。”

那孩子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又道。

“那……大哥哥,你一定很厉害了,你是谁呀?”

明楼在心里笑了笑,正想说什么,却突然惊醒了过来。

年幼的帝王睁开眼时,眼前只是明黄的帐子,他摸了摸,额上全是汗。

——tbc——

作者有话说:明诚:我有特殊的攻略技巧。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