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衍生/元初遗事】相思草番外 类卿 05 完

预警:伪楼方,甄嬛梗,非常雷,慎入

————

05 (完)

疼痛。

是那样的疼痛,像是刀绞,又仿佛是利刃在肠胃中抽刺。有无尽的洪流在身体中奔涌,每一寸肌肤像是要炸开,要破裂。方孟韦努力睁大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分明。只有朦朦胧胧的金黄帐子,隐隐约约。

他突然就记起了皇帝明楼那次给他画像,却又突然的生气。皇帝又如何不该生气呢?那个人被刻在心里是那样的深刻。那一笔一划的轮廓和方才绢画上的重叠在一起,明楼该是对那个人记得如此的深刻,才会随意都勾勒出那个人的眉眼笑容。

像是心底里最深的印记,磨不掉。忘不了。

可是,方孟韦却只觉得嘲讽。内廷宗室这些人看着的是谁呢?是我吗?

他那样恍惚地想,皇帝称他“卿”,“诚卿”,宗室旁人唤他“贵妃”,内侍唤他“贵主”,所以,还有人记得他的名字吗?

记得他不是一个影子?

记得,他是,方孟韦?

这一十四年,小半个人生,他,活的像个笑话。

这样深这样冷的宫廷,他拥有什么?

一无所有。

他沉淀在无尽的昏沉之中,有无数人在喊着“用力”,“用力”。方孟韦恍惚记起来还在平州时父亲府上,他推门进去时,那个清峻挺拔的身影看到他露出的错愕伤痛——那是他如今终于明白过来的东西。

然后,就是入内为妃。

他没想过情爱,曾经也只想过娶妻,而后有几个孩子承欢膝下,这一生也就这么过去了,可谁知竟落到如今。

表妹木兰在他别家时担忧的面容浮现在了面前,似乎那时候这个一贯娇纵的小表妹是第一次长大了。

她如此伤感地对着自己说。

“小哥,此去山高路远,还请珍重。”

可是,又要如何珍重?

又有谁来珍重?

前尘如梦,方孟韦只觉耗费了一生的力气,少顷,他听到了一声虚弱的婴啼。

他昏昏沉沉地,仿佛就要沉睡过去。无尽往事都汹涌而来,从十六岁,到如今的而立之年,这十四载的时光,是那样的久长。

他微微睁开眼,看到了属于明楼的面容。

这个人的目光是那样的平静,褪去了方孟韦往日见的温柔,像是水波一样,不起波澜。透着他,像是看像了如此久远的曾经。

好半天,皇帝才道。

“你知道了?”

方孟韦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当说些什么。

他敏锐地感受到生机在体内流逝,虚弱而无力,皇帝似乎看到了方孟韦面色的苍白虚弱,惊惧又惶恐地起身喊着太医。

他只是在心里笑,圣人啊圣人,你这样的惶恐,纵然有些原因是对于我的愧怍,又有多少,是看着我想到了没有救回的爱妻?

他没有生气,因为无有情爱,又如何生气。他只是勾起唇角笑了笑,开口道。

“孩子呢?”

皇帝目光深恸地盯着他许久,终于,一个内侍抱着一个襁褓上前。

是个小女孩儿,她那样小,又是那样轻,面容红润,像是花瓣。

无穷地愧疚涌上了心头,这个孩子,注定不是全然受到家长双方期待诞生的孩子,而且……他也可能要离她而去。

厌倦与疲惫笼罩了他,他伸手碰了碰女婴的面容,道。

“我对不住她……不若让我来给她取个名字?”

皇帝平静地看着女婴的脸庞,点了点头。

方孟韦努力张了张嘴,觉得可笑却又酸楚,他想,不料,还要用这个孩子与仁孝相似的面容来做文章,来求皇帝善待……她。

终地,他一字一句道。

“这辈女孩儿从心,臣妄想,想让这孩子名字里有个字同皇子一般从玉。”

皇帝道,“她是朕独生爱女,自当不同他人。”

“所以……”他笑了笑,道,“叫‘怀珹’好不好?”

皇帝愣了愣,目光中夹上了震惊和伤怀,半晌,皇帝哑着嗓子道,“哪个‘珹?’”

“纯玉之珹,美珠之珹,也算我的一点希望罢。——希望她能像明珠美玉一样。”

失血的苦涩的寒凉在周身笼罩,他又微微笑道,“臣此前蒙圣人厚爱,如今又怎敢冒犯先后的名讳?”

血液的流逝渐渐带走了最后一点温暖,眼前也是一阵阵发黑,皇帝接过孩子襁褓,神色复杂却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在灯花又一次亮起时,皇帝看着公主道。

“好。”

他努力睁大眼睛想要再看一眼这个孩子,却觉得无能为力。

好半天,才断断续续从唇缝中溢出话语。

“我命薄,怕是不能看公主长大。怀珹是我唯一的孩子,请您务必要善待她。”他用力看向皇帝,直到皇帝点了头,才放下心来,然后,他那点苦涩终于化作话语出了口。

“至于我……下辈子,再也不想见您了。”

寝殿中寂静无声,淡淡的血腥味混杂着香料交织出别样的味道。月光透过窗棂,然而方孟韦却觉得解脱。

说来也是好笑,他……居然还有幸,同先后是一个死法。

曾经抄过的经卷内容闪现在了眼前。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情爱之事,居然是如此荒唐之物吗?

幸好,他从来就不曾忧怖。



更和十八年底,皇长女永乐公主生于宁晏宫,名怀珹,小字宸娘。两个时辰后,贵妃因为体虚失血,薨逝于宁晏宫,年三十一。

追册皇贵妃,谥贞献。

史称,贞献皇贵妃。

——番外类卿完——

下一个番外 《子不类母》

一句话预告:“自古生而克母者,古称不孝”

“在皇父心中,怕应当想过,元初十三年活下来的不是我,而是母后罢?”

评论 ( 21 )
热度 ( 55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