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衍生/元初遗事】相思草番外 类卿 03【慎入!!!】

预警:伪楼方

本章酒后乱性!!!  慎入!!!!

设定:女子稀少,男子分乾坤,坤子可娶可嫁,嫁人前服用玉露丹即可生育。

————

03

更和十七年,方孟韦入内的第十四个年头,内廷还是波澜不惊的模样,外头却传来了隐隐绰绰的消息——皇帝明楼废黜了皇太子。

他听到这个消息时,登时吃了一惊。他是眼睁睁地看着皇帝对于皇太子的关爱的,尤其太子自身也可说天资英奇。再之,他是元后所出,仁孝皇后又伴着皇帝从年幼到亲政,如何会到废太子的这个地步?

后母入宫劝他要万分谨慎,方孟韦应下后才觉得一阵茫然。

废太子之事后的第二个月,方孟韦才又见到了明楼。

皇帝似乎一夜之间就老了有十岁,他本来是英挺清峻的人,这时候居然已经可以看到眼角的细纹与发丝中的斑白。他看到皇帝这样,心里不由一热,忍不住叹道。

“圣人可好?”

明楼还是温和地对着他,这十来年都没有分毫变化,他含着笑道。

“无事,劳烦卿了。”

这天皇帝执意要方孟韦陪着喝酒,他看出了皇帝的愀然不乐,也没有劝诫,陪着皇帝喝了几壶酒,他有些昏头转向——他本来也是不擅长饮酒的一个人。

皇帝盯着他的面容,伸手碰了碰,突然就落下泪来。

——不料皇帝也是醉了。

这一夜实在荒唐,终作大错。

朦朦胧胧间,皇帝有别于身体炽热而冰凉的手触到他的面颊,似乎有淡淡的只言片语传出。

仿佛是方孟韦的字。

皇帝亲拟的“诚”这个字被喊的缱绻又缠绵。

他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只记得皇帝虎口些许粗糙的触感,再之后,他也记不清了。

这天之后,他又许久没见到明楼。

再之后,转眼就入了春。初春天气,已经有了融融暖意。宁晏宫的那只鹦鹉已经很老了,却还不知疲惫的叫着。

方孟韦懒懒靠在榻上,一个太医仔细托着他的手听着脉,好半天,却看到太医一下子笑逐颜开,欢喜不禁的对他道。

“恭喜贵主,您这是喜。”

周围的内侍都欢天喜地地一下子跪到向他道喜,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茫茫然,心里头一片空落落。

这件事他本来就已经有过心理准备的,他是坤子,入宫前又被后母看着服了玉露丹,有孕是不难想象的事情,可方孟韦却只是惶恐。

他从来没想过要与皇帝有个孩子。

尤其是这个孩子只来自于那么一次荒唐事。

他就怔怔坐在榻上,好半天却看到皇帝匆匆过来看他,还穿着朝服的模样,那样还没收敛的悲痛,然而眼睛看着他的肚腹是方孟韦搞不明白的万般复杂。

皇帝伸手碰了碰他的腹部,那里还是平坦的,眼中是那样无尽的欢欣怜惜——这是皇帝第一次这般看他,仿佛这个孩子是他的全世界。

失而复得的全世界。

皇帝环着他,他们好像头一次那样近,却又仿佛那样遥远。最后,皇帝道。

“我……我该如何谢你才好……诚…”

方孟韦惶惶然的想,这好像是皇帝第一次对着他没有用“朕”,那样的亲切,那样的平易近人。可方孟韦看着明楼,又是第一次那样清楚的明白,这样一位万乘之君,天下之主,即使对着他好了十四载,可他们之间,依旧横亘着二十三年。

皇帝不知道他的所思所想,即使皇帝给了他许多最好的东西。

当天,皇帝颁了旨,给他加了徵号。

——皇帝没有再立后的心思,而他已经是位份仅次于皇后的贵妃。

从今以后,他可以被叫做“诚贵妃”。

外头人都说,是帝妃之间心意诚可动天之诚。

后来,方孟韦也才知道,那天,皇帝明楼与元后仁孝皇后的唯一爱子,废太子明玺,自尽于幽所。

没有留下一个子嗣。

——tbc——

其实楼方间也就这么一次

评论 ( 16 )
热度 ( 43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