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楼诚衍生/类卿补档】相思草番外补档 01

把删了的01尝试补个档

预警:伪楼方

————

01

宁晏宫养了一只鹦鹉,很受此间主人的爱惜,纵然是已经有些酷热的五月间,这只鸟儿依旧在不辞疲惫地叫唤,喊着“你好,你好”之类的话语。偶尔有风吹过,鹦鹉笼子上也就发出些清脆声响。

方孟韦虽然才是十五六的年纪,年纪轻轻但素来持身严谨,这样闷热的天气他也不曾惫懒,歇过午觉之后就起身被服侍着写了几卷大字。

抄完一卷金刚经,他正仔细端详着面前字,打算修改裁剪,外头的鹦鹉突然就叫唤起来,方孟韦唬了一跳,果然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进来。他不由有些羞赧,幸好装扮不太失礼,也就恭谨地垂头下去。

“请圣人安。”

皇帝明楼的眼眸注视着方孟韦的面容,是那样温和的神采。

“朕瞧着卿在写字,没叫人通传,却不料被这只鸟儿惊了你。”

他走进两步,深青的袍脚上是暗沉的绣纹,神色温柔而宠爱,仿佛是见着什么失而复得的珍重之物一般。

“是在写字?”

方孟韦抿唇笑了笑,点了点头。

旁人都说皇帝对方孟韦很是珍爱,毕竟这位帝王自故仁孝皇后崩后,就未立继后,未纳新侍,却不料在皇太子都长到二十岁的光景,在微服平州之后册了平侯的幼子方孟韦做贵妃。内廷止他一人,有些小内侍都暗暗嘀咕过有些仁孝在时的样子。

他入内三个月,皇帝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带着他办了一个宴席,又请了宗室的几位亲王,连皇太子都出席了宴席,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家宴了。方孟韦陪着坐在皇帝下手,看见上手皇帝同太子在说话——其实他素来听太子英秀端华,气度非凡,却也是第一次见这位皇太子。方孟韦幼时启蒙,便常听父亲说,太子是仁孝皇后所出,皇帝爱屋及乌,分外爱重,且生的品格不凡,很是被常人敬仰。

方孟韦悄悄打量太子,他眉眼有些皇帝的模子,神色矜持,仿佛烈阳耀目,是被从来宠爱的那种气质。方孟韦却有些纳罕,他总觉得太子的面容有些面善的地方,可要他说,却又说不上来。

说笑着,皇帝幼弟永王上前两步对皇帝道:“臣弟要恭贺皇兄有了小嫂子。”

他听得窘迫,永王的神色他一时也不懂什么意思,只好唯唯,陪着皇帝用了一杯酒。

其实他一直也看不懂这位亲王是什么意思,从这位亲王做他封贵妃册封使时,他就一直不懂这位亲王眼睛里对着他的那点神色。

他本来想,是怜悯吗?可是又觉得不太像。

入内这几个月,方孟韦心知,即使内廷就他一个人,他也可以说是宠冠六宫了。皇帝虽然深沉内敛,可在他跟前总是那样温和的样子,从来不曾对他动气,陪他说话,写字,看书,都分外有耐心。可方孟韦只觉得惶恐,皇帝这样的厚爱,他觉得实在担当不起。

内务所的好东西一样又一样地被皇帝赐下来,价值千金的鲛绡,比得黄金的香料,大家亲制的文房四宝。还有各色的衣服,江南织造府上进的天水碧,皇帝总是不辞劳苦地让人给他用来制衣服,说来也是奇怪,内务所的人从来没过来给他量过尺寸,送来的衣服却总是合身的。

他有一次好奇问过皇帝怎么回事,皇帝只是注视着他,那样柔和地对他说话:“你的尺寸,长到几岁我都不敢忘记。”

方孟韦登时觉得心里头又酸又涩,不知该怎么说,只好谢恩再谢恩。

但许是皇帝偏好,送来的衣服总是同着皇帝衣袍的颜色,什么藏青,玄色。他虽然一直好的都是浅色衣袍,但也不能同皇帝说——能和帝王衣袍一个颜色是何等的殊荣,连仁孝皇后都被记载是常年陪着帝王穿着,他还不是中宫,又如何争辩这个?

他有一回照例被皇帝叫去伴驾,贪图路近走了一条小路,他也没有叫銮驾,穿花拂柳地过了一片花丛,却听到有内侍在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

“贵妃主子这样的品格,也怪道圣人钟爱了。”

他听到是说自己,一时住了脚,不由就往下听去。

另一个尖细声音回话:“可不是,都说是贵相,你瞧太子不也是这样的下半脸,听说太子承袭了先后的几分品格儿,所以才尊贵呢。”

他怔怔地在原处听,一时心乱如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径直退了出去,远远走了。

他顶着一头细密的汗珠进了皇帝的书房,才踏进去就觉得有些失礼,皇帝却看着他一笑,亲手拿了帕子给他擦脸,才笑他。

“怎么弄了这么一头汗。”

他道:“一时走得急了,就热上了头。”

皇帝扔了帕子,又陪着他喝了一碗绿豆汤,才又道:“你可老是让我操心。”

这话说得温柔又缠绵,仿佛情丝缱绻,丝丝缕缕。

那双眼睛又是这样地看着他,眼神那样专注,仿佛烧着一把火,让他不敢再看。

——未完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