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业余肝游戏中,不要催更谢谢

欢迎交流各种玄学xxx

【楼诚/性转】宫斗故事番外 之三 03

这是这篇文的最后一个番外,稍后会放出txt供大家收藏。

谢谢大家的阅读。

————

03  史官

正章五十四年,皇帝明楼病了一场,只是帝王一贯习学骑射,所以身子骨强劲,很快也就没什么大碍了。他素来勤勉,康复之后就又开始了朝会,纵然爱女长安公主苦劝,乃至皇太子也谏止,但皇帝也还是一向的执拗脾性,没有在意。无法,长安只得反复嘱咐了两仪殿和皇帝贴身侍奉的内侍,要求盯着父亲不能让父亲劳累了。
看过皇太子送来的一叠奏章,明楼捏了捏鼻梁,又觉得喉间微微发痒,端起一旁还温热的茶水勉强压下去那股痒意后,才听得也已经须发斑白的大总管梁仲春的禀报。

“圣人,太史令大人已经到了。”

上首的帝王闭了闭眼睛,好半天,才道。

“宣他进来。”

太史令许奉行刚接替了父亲的太史官职,甫一上任,他不料就受到了两仪殿中帝王的召见。

这还是个很年轻的年轻人,面貌上带着皇帝已经没有的少年意气,被内侍领着进来后,皇帝看他行过礼,道。
“你们许氏是世代史家了罢。”

许奉行恭谨回话,“自臣高祖父事前齐光宗起,臣家已经录史两百载了。”

明楼微微一笑,“很是勤勉。那卿史录得如何?”

许奉行显出一点自得之色,“臣虽不敢说同太史公相比,但从齐高祖治世,一直到本朝太宗,都不敢有分毫遗漏。”

明楼继续道,“论理,朕的实录,也应当在修撰了罢?”

许奉行答的认真,“是,不敢有缺。”他说着突然就严肃了神色,“不知圣人垂询为何,但须记,史册不得篡改之事啊。”

他这么说着,脸上就是一种忠心耿耿之态,梁仲春在一旁想斥责两句,却被明楼制止了,而后,明楼缓缓道。

“朕……只是想听听朕的后妃部分。”他神色怅惘,唇角溢出一抹笑意,却不达眼底。

“比如长安公主生母的。”

他说到这句,语调突然严厉起来,虽然已经发丝斑白,却还是威严天成。

许奉行唯唯道。

“若是问此,臣可以背给圣人听。”

明楼厉声道,“那就说来。”

许奉行沉吟片刻,一串话从口中涌出。

“皇长女长安公主,讳含章,正章十七年正月十五生于太极宫,母婕妤许氏。许婕妤,平章知事许崇年女,永州人,世为冠族。”

明楼手里握着一串数珠,沉声道,“天下,宗室,都说公主是中宫所出,乃嫡出爱女,怎么卿居然说公主是庶出女?”

许奉行不卑不亢,“臣所言,全为起居注所载,不敢丝毫改动,再之,为史官的,秉笔直书也是职责。”

皇帝没有说话,房中静得仿若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闻,许奉行感觉到有汗珠就要落下时,皇帝终于又开口了。

“那……皇后呢?卿又是如何记的?”

许奉行伫立在原处,皇帝这话说的没头没脑,而且正章一朝外人所知也不止一位皇后,但史官却敏锐地反应过来,皇帝说的是谁,他又思索片刻,又是一段记载从脑海中化作话语说了出口。

“继后,明氏,上女史也,十三年五月,聘为妃,摄六宫事。十五年五月,继立皇后。二十年,改为方氏,称平阳侯女也,病笃,崩,乃谥昭懿皇后。是冬,葬于乾陵。”

明楼神色晦涩,只有手中数珠拨动的声音在房中,许久,他道。

“卿……确是能臣。不过,世人都说,朕有过三位皇后,继后无踪才追平阳侯爱女为三继中宫,怎么,卿竟然说,他们二人,乃是同一人么?”

许奉行道,“是臣本分。”

明楼咳嗽了出声,梁仲春赶忙给皇帝递了帕子,他捂着嘴把喉中痒意憋了回去,才道。

“朕倒是对编史也有点想头,不若卿听一听朕怎么编的?”

不待许奉行答,明楼就已经把一段早已想过好几遍的话说了出口。

“就先说公主罢……”他阖了目,一字一句说得字字千钧。

“卿且听仔细了——皇长女长安公主,讳含章,正章十七年正月十五生于太极宫,母皇后。…然后是皇后:继后,上女史也,十三年五月,聘为妃,摄六宫事,十五年五月,为皇后,女一,皇长女长安公主。昭懿皇后,方氏,平阳侯女也,二十年三月,贵妃病笃疾甚,有司请立为皇后,曰可,乃册为皇后。四月初,崩,谥昭懿皇后。”

这么一段诘屈聱牙的话下来,皇帝却字不加点的一气说完,除了声音说到最后越发微弱以外,并无旁的问题。

许奉行跪在了地上,口中道。“伏乞圣人恕罪,臣万不能如此记录。”

他眉目执拗,“臣是史官,记的是正史。”

明楼心中一跳,微觉触动,可面上却不露分毫,而后,台下许奉行听得帝王开口。

“只是些许女子后妃,于正史无碍。”

许奉行把头磕得更加用力,“无论大小,皆是本朝之史,臣不能领命。”他说得恳切,“而且,如果如陛下这般记录,后世将会平加猜测,有辱圣人名声。”

皇帝道,“无妨,所有后果皆有朕一力承担。再之,朕也不是要你改动史册,只是让你照着民间,世人说法记录……然后,再删减一些记录而已。”

他的目光是那样的恳切,年轻的太史令终于屈服了,他一拜到底,“臣奉命。”

梁仲春领着太史令出去了,整个书房之中,又只剩下了明楼一人,他的面容有了风霜,神色却释然了。

就这样吧,把涉及到当年那些事情的要么删减,要么隐藏在史册中,从此没有人会知道你,也没有人会打扰你。

只有我知晓你。

只有我。

《高宗实录》:(正章)五十四年,上命删减起居注。或曰:事涉二皇后事。

评论 ( 7 )
热度 ( 69 )

© Freesia-irises | Powered by LOFTER